踏寻李白足迹去宣城

2018年02月0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义民

踏寻李白足迹去宣城

很多地方,很多文化,只有自己走过经历过,印象才会深刻。初一就学过李白的《秋登宣城谢眺北楼》,知道了一点诗仙和宣城的关系。去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要到芜湖县工地,我选择在宣城上下火车,想跟着李白的脚步去看看宣城。

李白是继屈原之后又一伟大浪漫主义诗人。大家心目中普遍的印象是:飘逸、洒脱、豪迈。绣口一吐,半个盛唐,诗歌的光芒照亮了千年历史的星空。既是一个豪气满怀的天才诗人,又兼有游侠、剑客、隐士、道人、策士的气质,是一个有着丰富层次感的人物,有着无数可以歌颂和描写的事迹。

桃花潭

桃花潭位于宣城泾县太平湖畔,系青弋江流经翟村至万村间的一段水面。这里地势平坦,潭面宽阔。

桃花潭西岸,怪石拔地而起,层岩陡峭,临潭峙立,形似龙盘虎踞。县志《桃花潭记》称“层岩衍曲,回湍清深,清泠皎洁,烟波无际”。峭岩上古藤缀拂,烟雾缭绕,朝阳夕晕,山光水色,尤显旖旎。驾一叶扁舟泛游其上,一篙新绿,微波涟漪,足见“千尺潭光九里烟,桃花如雨柳如绵”。潭东岸,有东园古渡,系汪伦踏歌送别李白处,有明朝建踏歌岸阁,西岸有垒玉墩、书板石、彩虹岗、谪仙楼、钓隐台、怀仙阁、汪伦墓等景点。下游东岸有建于乾隆年间的文昌阁。阁重檐飞角,方圆八面,气宇轩昂,昔为文人兴会之所,游人登临极目之处。

唐天宝年间,泾州(今安徽省泾县)豪士汪伦听说大诗人李白下旅居南陵叔父李冰阳家,欣喜万分,遂修书一封曰: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酒乎?这里有万家酒店。李白欣然而来,汪伦便据实以告之:桃花者,实为潭名,万家者,乃店主姓万。李白听后大笑不止,并不以为忤,反而被汪伦的盛情所感动。适逢春风桃李花开日,群山无处不飞红,加之潭水深碧,清辙晶莹,翠峦倒映,李白与汪伦诗酒唱合,留连忘返。临别时在古岸踏歌,李白题下千古绝唱:“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这首千古传诵的告别诗,深情厚谊十分动人,体现了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的诗歌特色。

敬亭山

敬亭山原名昭亭山,晋初为避帝讳,改名敬亭山。敬亭山仿古建筑门坊矗立山口,门坊上刻有楚图南题写的“敬亭山”三个字和书法名家书写的李白、陈毅的诗作。门坊内筑有李白雕像,迎门而立,飘然欲仙,昭亭湖内筑有昭心亭,湖面荡漾着各种花式的小游艇。湖边小道可直达双塔寺风景区。

厚重的“江南诗山”,召唤着我低吟着李白的诗句,前来寻访诗仙的仙踪仙韵,敬亭山以她特有的静谧,让我们深深体悟到《独坐敬亭山》的诗境。

石阶磴道的两边,满是拥翠的修篁,盘旋的葛藤,丛生的芳草,不知名的山花。在这里,听不到鸟鸣,听不到秋虫呢哝,甚至听不到溪流淙淙,只有几束阳光,斜斜地穿透竹林,为这座山平添了几分风韵。天还是那么蓝,山还是那么静,风还是那么清,仿佛回到了一千两百多年前的敬亭山上,看到了李白的身影,听到了他轻声的吟哦。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自谢脁《游敬亭山》和李白《独坐敬亭山》诗篇传颂后,敬亭山声名鹊起。 谢李之后,白居易、杜牧、韩愈、刘禹锡、梅尧臣、汤显祖、施闰章、梅清、梅庚等慕名登临,吟诗作赋,绘画写记,历代吟颂敬亭山的诗、文、画达千数,敬亭山遂被称为江南诗山,饮誉海内外。

谢朓楼

中国的多数名楼,往往是拥有一篇传世的词赋而誉满天下,招引现代的观光客如潮而至。始建于名人,得名于名人,并且文采相续了1000多年的谢脁楼,在历史上的声誉及在文化史上的影响,难有比肩者。李白的两篇名作广为传颂,历代文人名士慕名而来,登楼观赏者络绎不绝。

谢朓楼坐落在敬亭山南麓万木森森的陵阳峰上。穿过一条林荫大道,步行约半小时,亭亭玉立的谢朓楼跃入眼帘。拾级而上,登上端庄典雅、翘角飞檐、古色古香的谢朓楼,举目远眺,水阳江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宛如千万匹抖动的绿绸,满眼的高楼与纵横的街道、绿茵草地交相辉映,令人心旷神怡,感慨万千。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到现在我还能背出李白的这首《秋登宣城谢脁北楼》。

谢朓,南朝齐时著名的山水诗人,在我国诗歌艺术的发展史上,有着特殊的贡献。谢朓与谢灵运同族,世称“小谢”,曾与沈约等共创“永明体”,开启唐代律绝之先河。诗仙李白在《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中吟道:“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可上九天揽明月。”这是对谢朓诗歌的最恰当的评价。李白自己一生追求谢朓诗歌所体现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清新自然的艺术风格。

气势雄伟的谢朓楼和令人长忆的谢公将成为镌刻在宣城人民心中的永恒。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