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孝

2018年02月0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冬至快到了,武子要抓紧时间把父亲的墓修整一新,好正正式式、风风光光地在父亲墓前挂一回“冬”。这是武子的夙愿,是作为儿子对父亲尽的最大孝道。

父亲去世时,武子还未成年。由于父亲长年卧病在床,家中的一点积蓄早已耗尽,加上没有主事的人,父亲的丧事办得简单寒伧。当时,武子就想,我对不起父亲,等我有了钱,一定为父亲修一座气派的大墓。

武子初中毕业后,跟着母亲在家里种了几年地,后来跟人到城里谋生,学做泥水匠。武子吃住在工地,平常很少回家,每年“清明”“冬至”扫墓时,武子才会到父亲的坟头祭奠,清除疯长的杂草,给父亲上香,磕头。

其实,武子害怕面对父亲的坟墓,每当这时,武子内心就愧疚不安。荒寂的山头,坟茔成群,安葬着村里上几代的祖辈先人。许多坟墓用水泥砌墙,在边缘围成一圈,正面树立着大理石墓碑,飞檐翘角,蟠龙盘身,显得庄严肃穆。再筑一个三四平方米的台子,供后人祭奠之用。而武子父亲的墓只是低矮的一堆黄土,生长着几株孤零零的芭茅草,墓前连一块碑也没有,像是一处无主墓。上坟时,武子怕碰见村里人,怕看到他们不屑一顾的眼神,怕听到他们的闲言碎语。往往挨到临近晌午,上坟的村里人差不多都下山,武子才形影相吊地出现在去往坟山的泥泞小路上。

武子虽然干的是力气活,但这么些年打拼下来,却也算在城里立住了脚。他讨了一个外地女子做老婆,租了二居室的房子,有了两个孩子。母亲从乡下过来,帮着武子带孩子、做家务。母亲辛苦劳作惯了,在城里也闲不住,偶尔外出捡拾废品换些零钱,以贴补家用。

现在,武子手头上有了点积蓄,他决心将父亲的墓修整好,了却多年的一桩心愿。武子寻思,修就要修最好的,要比周围的墓更显高档、气派,也让全村的人知道他武子是有孝心的,他对得起祖先,对得起父亲。

这天,武子骑上电动车去城西的雕刻石材店定制了墓碑,价格是6888元,虽然贵得吓人,但武子认为值,墓碑奢华大气,肯定能把全村其他人的墓给比下去。回家时,天已擦黑,寒风萧瑟,吹动道旁的梧桐树叶簌簌飘落,但武子心里颇兴奋,他觉得他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从此,村里再也不敢有人瞧不起他武子,他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在替父亲上坟的路上。

离家不远处,有一个陡坡,昏暗的路灯下,武子看到一辆拉废品的板车在吃力地往前挪动。由于废品堆得很高,武子甚至看不见拉车人的头。显然,拉车的人气力不济,板车慢慢停止前行并有后退的迹象。武子停下电动车,上去推了一把。有后面的推力,板车稳稳当当地上了坡。

拉车人停下来长长地吐口气,回过头来对一旁的武子说,谢谢,谢谢您!声音微弱而苍老。借着昏暗的灯光,武子看了看拉车人,一时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那人竟是自己的母亲,头发蓬乱,衣衫不整,形如乞丐!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