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

2018年01月2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胡星渝

我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屑于去兼职,还是羞于谈论起兼职,总之在我的朋友圈子里,九零后这一辈人中极少人有过兼职的经历。

我的第一份兼职始于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因为没有考上好大学,心情十分烦闷,刚好我的同学H在一家健身俱乐部找了一份前台收银的工作,又说还要发传单的,问我愿不愿意去。我就去了。整个暑假,我就每天站在华瑞宾馆门前的地下通道口,看着人潮在面前来去匆匆,我始终保持一个僵硬的微笑,面对每一个从我面前走过的行人。我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传单递给他们,有些人对此不屑一顾,也有些人当面接住,瞥上一眼就随意丢弃在地板上,让宣传单在大街上随风飘扬。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以后我对大街上发传单的人多了一份友好,如果手上闲着,我一般会礼貌地接过他们递过来的传单,这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

暑假结束后,我就去了无锡念大专,仍是利用闲暇时间,到大学城步行街的一家重庆菜馆做服务员。每天下午放学后,我将书本委托同学带回去,就匆匆忙忙赶到饭店,洗菜、淘米、擦桌子、拖地,必须趁着学生光临之前做完,然后再端菜上桌。饭店有两层,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厢,生意特别好,经常忙得不可开交,没有片刻的歇息。到了夜里十点多,客人逐渐散去,老板娘是个好心人,叫厨房炒了两个菜,又装了饭让我带回宿舍吃,碗筷她就自己洗。“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每天临别前她总是这样笑着对我说。有时也会遇到认识的同学,刚开始很别扭,毕竟白天还在一个教室上课,晚上却成了客人与服务员,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一到周末,我就去苏宁电器在无锡的物流仓储中心打工,这个物流中心与学校是校企合作单位,会派车子停在校门口,愿意做兼职的学生都可以坐上去,晚上再送回学校。工作并不累,就是开着叉车按照订单搬运货物,但工资比在饭店做服务员多。有些学生却连这样一点轻松的活也不愿干,经常躲到角落里睡觉,或聚在一起打牌,工资照拿。

大学里的第一个暑假,我的室友都在讨论要去哪里旅游,是国内还是国外,我却在考虑要去哪里打暑假工。上大学以前,我从没走出过新余,那时候就想多出去见见世面,长点见识,赚钱倒不那么重要,就想着去临近的浙江,选择了义乌这个商品经济发达的城市。我在一家生产日化用品的小厂里找到工作,老板知道我是学生,人很客气,我事先声明只做一个半月,还要回家休息半个月,他也满口答应。工作结束,他果然如期支付工资,还夸我工作勤奋踏实,又额外加了钱,说是当作我回家的路费。当我领到钱的那一刻,我的心猛然颤抖一下,那种感觉跟从父母手中拿钱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临别前,老板还亲自开车送我到义乌火车站,说:“明年暑假欢迎你再来呀小伙子。”

离开义乌的前一天,我兜里揣着人生第一笔靠着自己的双手赚到的“巨款”,心里抑制不住地激动,在一家酒店给父亲买了几瓶酒,又去药店给奶奶买了腿痛的药。回到家里,我把这些拿出来给他们,他们都很高兴,嘴上不说什么,只是笑,乡下人的情感是不会那么直露地表达。但我却比他们还高兴,因为我感觉自己终于也能为家人做点什么了。

按理说,我是没必要出去兼职的,家里虽然不富有,但总还过得去,又是家中独子,父母也很不舍得,是我执意要去的。但多年以来,我总疑心这些兼职的经历改变了我人生的一些东西,一些深入骨髓里的品格就是这样慢慢形成的。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