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肠·年味

2018年01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徐建文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里,一年到头能吃到香肠和腊肉,就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所以小时候每每在看到母亲腌制香肠和腊肉的时候,就知道快过年了。小时候由于家里穷,母亲在腌制香肠和腊肉时,也只能是象征性的做一点,还得留给父亲去外地教书时作为下酒菜,不像村庄里有钱人家一做就是一二十串,挂在晒衣服的杆子上成排,看的我们都直流口水。

小时候,记得有一次妈妈把香肠和腊肉晒在家门口的晒衣杆上,叫我和弟弟看着点,由于小时候不懂事好玩,我和弟弟就和邻居的小孩一起到旁边去玩耍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妈妈突然从屋子里跑出来,大叫起来,谁收了我家的香肠,我和弟弟听到妈妈的叫声,也就马上跑回家门口,同妈妈一起到周围去找,周折了一番,果然在邻居家找到,原来是邻居家几个十几岁的小孩偷了香肠准备下窝还没来得及煮的时候,被妈妈找到,现在想起这事来,都气不打一处来。原来妈妈是把这几串香肠和腊肉当作宝,只要瞅一下,就知道少了没有少。

俗话说“穷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由于从小家庭教育与生活环境的影响,我和哥哥、姐姐都有一种同感,懂事比较早,体贴父母,吃苦耐劳。每每家里吃饭有一点好菜,大家都会谦让不吃,记得有一次过年的时候,妈妈做了一盘香肠,吃了两三天,大家都不下筷子,因为父亲平时有喝点酒的习惯,所以大家都把香肠留给父亲作下酒菜。随着我们兄弟姐妹长大成家了,生活条件提高了,姐姐每年都会学妈妈做一些香肠和腊肉,送给父母作下酒菜,我们也开始多吃几块香肠和腊肉,但味道已找不到妈妈做的那种味道了,妈妈做香肠的味道早已成为了我们的一种记忆。

现在,我们的小孩都在慢慢长大,我们同妈妈都在一天天的变老,妈妈已85岁高龄了,牙齿都已掉光,香肠和腊肉对妈妈来说,已是无法享受,吃不烂,啃不动了。但我叫妻子每年还是会做一点香肠和腊肉,过年的时候象征性的带上一串,让妈妈放在饭上一起蒸一下,就是吃不动,也让妈妈闻一下香肠和腊肉的香味和香气,每每看到妈妈闻到香肠味的时候,看到妈妈脸上露出的欣慰与喜悦,我打心眼里感到一种无名的激动,这也许就是亲情的力量,一种亲情力量的情怀。

我们也在一天一天陪着妈妈变老,只要妈妈健在一天,我就会让妈妈永远享受这种回忆,享受亲情,享受晚年的幸福。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