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抱一下

2018年01月1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他和父亲吵了架,吵得很凶。他终于发了狠,打起背包,背井离乡,独自一个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大丈夫志在四方”,我就不相信,闯不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来。在火车上,他一度这样想。

他知道,要在城市立足,必须先得有一份工作。他鼓足勇气去建筑工地、超市、餐馆问过,但一次次都无功而返。这世界,好像都在故意与他作对,拒绝接纳他。他感觉自己就像老家的一株油茶树,城市坚硬的水泥地,没有适合他生长的土壤。建筑工地的包工头一听说他要找搬砖拖水泥的活,就露出一口黄牙大笑不止,不屑地说,你戴着一幅眼镜,像大学生啊,你大学生好意思跟我们农民工抢饭碗?超市老板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我这里只招女生,不招男生。再说,我一看你就是外地人,不靠谱。餐馆老板最可气,直接把他当作了一个神经病,挥着肉嘟嘟的手说,走开,赶紧走开!还招呼伙计说,有剩饭剩菜吗,给端一碗来,让他赶紧走。他羞得无地自容,逃也似的离开了。

已经是第11天了,他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早已花光。两天前,他开始饿肚子,叽叽咕咕叫,直到四肢无力,眼冒金星。他没有想过向人乞讨,他把手死死地揣在口袋里,或者牢牢地抱在胸前。他懂得,这手一伸,能不能讨来钱不知道,但人格和尊严在伸手之时将荡然无存。小时候,看到叫花子,村里的小孩都会跟在后面看稀奇,仿佛那是一种来自异域的物种。他能沦落到这种地步吗?不能,死都不能!他看到有乞丐在垃圾筒里翻拣残存的食物,然后胡乱地塞在嘴里。在极度饥饿的引诱下,他一度有过这样的冲动,但终于还是忍住了。幸好,就在刚才,他捡到了一个匆匆赶路的人从自行车后座滚落下来的一小袋包子,这让他又熬过了一天。

现在,他在天桥下呆得太久了,想出去走走,也顺便去碰碰运气。

顺着人流,他走上了一座大桥。大桥壮观雄伟,两旁高大的灯柱上华光绽放。他倚靠在大桥栏杆上,看桥上人来车往。桥下,依稀可以看到黑魆魆的流水。这水流,无休无止,不知来于何处,又将流向何方?他突然想跳下去,逐水流而去,无问西东。他跳下去,发出“咚”得一声巨响,然后会有人大声呼喊:有人跳河了,有人跳河了!再然后,这两天的报纸上,会刊登出一条简短的消息:一外地青年因生活不如意坠河身亡。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只是,桥下的河水依旧缓缓流淌。

有歌声从不远处传来,悦耳而动情。桥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广场上,有人在唱歌,旁边围着一圈人。他走了过去。歌者三十多岁,拄着拐杖。歌者的一只裤管空荡荡的,在江风中飘动。歌者对着麦克风忘情地歌唱,一首接一首。地上有一只小纸箱,用来装听众给予的赏钱。但歌者只管唱歌,从不看小纸箱。

……

兄弟我们都像是山坡滚落的石子

都在颠簸之中磨掉了尖牙

兄弟抱一下,说说你心里话

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和沧桑变化

……

是庞龙的《兄弟抱一下》,声情并茂,感人肺腑。

他泪流满面,冲了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了歌者。他在歌者的耳边说,兄弟,我没有钱,只能拥抱你一下,希望你更坚强更勇敢,希望你过得好。我也一样,谢谢,谢谢!

离开小广场,他的脚步变得坚定而从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