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沈夏楠

小区门口有一只猫,三花,不爱叫唤。没有任何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自从我有印象起,它就一直趴在小商店的屋檐下边,不怎么爱动。

我问门口的小姑娘这只猫的由来,小姑娘正给猫喂着食,摇了摇头,说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爱留在这里,就留下来了。

“看着是只小猫咪。”小姑娘抚摸着猫低下舔爪的头,“却不爱动,也不怎么爱吃东西。”小区里的孩子们却意外的喜欢这只听话的猫,因为它不像别的猫一样,遇人就跑。猫不吵也不闹,不论孩子们怎么逗弄,它也不曾逃离,只是躺在那儿,眯起眼睛,眼神中似乎透露着不屑。

我也在它身边停留,看它慵懒的晒着太阳。与往日相同的,它只是看我一眼,没有多余的动作,不卑不亢。

也不曾讨好一下。

我腹诽,明明依赖于人们每日的投喂,才能如此悠闲的生活吧。猫是听不懂我的话的,它依旧躺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悠闲地伸着懒腰。

但是小姑娘听得懂,她很自豪地告诉我,这只猫,看着懒,老鼠可抓了不少,他们都很喜欢它。

原来是只有本事的猫。我想,说不定这就是它高傲的资本,便也不再计较它的冷冰冰,随它做一只自由自在的猫。

小区门前又来了一条狗,萨摩耶,毛茸茸的,很可爱,不怕生,是小区里面的奶奶养来陪自己散步的宠物。

小萨见着人会激动地绕圈,低下头等待人们的抚摸,乖巧地呜咽,与逗弄它的人们一唱一和。

渐渐的,孩子们对猫的兴趣消失了,大家都喜欢乖巧地小萨,反而对猫的冷淡颇有言辞起来。

喂食与抚摸逐渐变成对猫的不屑,甚至还有些孩子,捡些石子远远地朝猫丢去,还对猫骂骂咧咧。

小姑娘气冲冲地赶走调皮的孩子,看见不远处的我,叹了叹气。

“人嘛,总是喜欢些阿谀奉承,讨好自己的人。”我说。

小姑娘抱着猫,还在生气的样子。我不大会安慰人,却也知道孩子们的做法颇为自私,可人生来如此,我一时间也想不到说些什么,便说了几句客套话,匆匆赶去与朋友约好的地点。

路上偶然提起这件事,朋友也只是叹气,说了句不过如此。

“若是不阿谀奉承就无法活下去,狗才会这样一味的讨好主人吧,可是猫可以依靠自己过活,小姑娘对它好,也许它就把那小姑娘当做了朋友,才不走开的吧。朋友之间没什么利害关系,哪需要这么多条条框框。虽说狗也忠心,也只是宠物,做不成朋友。”

是啊,人与人之间,若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哪里需要什么奉承,若是有人只一味奉承某个人,那他怕是要当心,不知道哪天失去了价值,连个留下来的人都没有。

交人须交心,倘若只看热情客套的表面,怕细细数来,也是没有几个“朋友”罢。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