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印象(组诗)

2018年01月1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黄丽英

爱情雪山

在纳西族的神山,剥下一片岩石

聆听它不朽的爱情传诵

傍晚的阳光温柔

骨骼清晰,面容俊朗

异乡人的脚步,踏着雪山而来

 

失足于“三多”的腹地

它的妩媚,在低沉的寒冬之外

一池云海,把梦境送往远方

 

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殉情的皈依者

它高举着尘世的灯火,把低头走路的眼神

拨亮

 

雪色覆盖的阡陌路,涌动着一种虔诚

轮回的脚印里,叩响了我对爱情的

崇拜与敬仰

 

冷风掠过,我仿佛听见

有人在吟唱经文……

 

鲜血浇铸的滇缅公路

轻点,再轻点

不要惊扰长眠的魂灵,我看见

那些风餐露宿的日子

被苍穹举出了民族的气节

血肉铺展的道路,布满了

抗击侵略者的祭文

 

蜿蜒的路,绵延了一千多公里

二十万华工的骨骼依然铮亮

风过滇西,仿佛有妇孀孩童的身影

穿过烽烟硝火,跨过湍急的河流

用背篓,背出一条

通向黎明的生命线

 

仿佛就在昨天,千万匹火焰

急驰而过,此刻,心境

在路的晖光里变得澄明

 

慢点,再慢一点,请允许我用落日般的

叹息,为你送行

 

崇圣寺

南诏遗留的一堆骨头,千年不朽

时光是手敲木鱼的和尚

往返的光阴,在它身上摇曳

 

段氏龙子,在此苦修多年

佛都匾下的王朝,尘埃落定

此时,只有敬畏,把我的脚步

一再抬高

 

当目光与海滨对峙,凝望是一种

虔诚,那个“天龙寺”的哥哥

己在人群中走散了,只留下

洱海的月和不善言词的草木

 

中轴院的金龙金凤荷喜彩

濯洗着一个藏污纳垢的疲惫中年

请原谅,没有用香来呼唤你

我却囫囵吞枣,咽下这一片

皇家威仪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