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雪

2018年01月1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王永清

朋友在微信中这样说冬天:整天忽冷忽热算什么,要不直接立春算了!一切不以下雪为目的的降温都是耍流氓!话糙意切,表达了他盼雪的心情。时序已到三九,却仍然不见雪的消息。

今年冬天,我渴望老天能给我的故乡下一场大雪。几年了,我的故乡一直没有下雪,要么是太阳暖暖地照着,或者冷风干干地吹着,天阴沉得像一张生气的脸,土地干渴得裂了缝,麦苗匍匐在大地上,毫无生机。

自打记事起,我就知道,有冬天就有晶莹剔透的雪花伴随左右。通常是在某个有雾的冬日,天地连在一起,随之就会卷来一场漫天大雪,雪花在半空中你拉我扯,你推我挤,飘飘洒洒地落下来,不一会儿,山川溪流之上,庄稼地里、茅草房上、乡间小道上便被一层盈盈的雪所包裹。

雪给我的童年带来无尽的快乐。我们在“玉蝶”纷飞的雪天里打雪仗、摔跤,互拉着手在结着厚冰的池塘上“滑冰”,女孩子则会堆几个憨态可掬的雪人,一个个兴奋得小脸红扑扑的。

雪后的天总是晴得透蓝,纯蓝的天映衬着纯白的雪,简直是一副绝美的画。散步林中,或走向水湄。山川如老僧入定。枯草被雪花装点,带着几分娇羞。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远处一树梅,暗香浮动,红艳似火,让人心旷神怡。

雪还是吉祥的象征。韩愈有诗曰:“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一场雪,把家家庭院点缀,祈盼春色早临,人间安康。对农人来说,雪越下的大,预示着来年的收成越好,有“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之说。

记得前几年下过一场大雪,转眼好几个冬季,雪成了故乡的稀有之物。没有雪飘的冬天,显得干瘪、浮躁、单调和空虚。

我期望过一个有雪的冬天。雪,让世界变得透明、纯洁、安静而又和谐。有雪,冬天就有了色彩,有了浪漫,有了丰润,有了灵魂。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