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与非白

2018年01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白白的浪费

白白的手

将白白的粮食倒掉

黑黑的泔水桶羞愧满面于

这白白的汗滴

白白的浪费

 

指甲剪

指甲的天敌

冒尖即掐尖

为了一生的理想实现

指甲与钢铁展开肉搏战

剪刀狂舞着左砍右杀

无奈不尽韭菜滚滚来

 

向雪表白

冰天雪地中

一个黑衣人虔诚站立

任雪花纷飞的粉拳尽情捶打

不求纯粹的白掩盖他醒目的黑

他要作最后一次努力

把他的黑之恋

向雪花表白

 

冬雨

风的东西南北吹

到处游荡的风

风流快活又爱恶作剧

此刻,它呼呼北吹

把冬雨弱不经风的

单薄身子都吹斜了

风自顾自裹紧风衣

把甩出的寒强加给温柔的雨

为了赶赴一场

冰天雪地的盛大狂欢

雨夹着雪子

在屋面上玻璃上日夜兼程

 

大雪的野心

大雪用累积的重量

把房屋上升的热气压低

它欲用银装素裹压抑窒息一切

而冷不丁冒出的点点非白

让它主宰世界的野心捉襟见肘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