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大海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王秀英

小时候,我生长在北方一个边远的农村,别说看大海,就连大点的水塘也很少有。大海这个神圣的名字,在我的童年记忆中就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想。

记得在我家门前有块菜地,菜地旁边,就是一个几米宽的小水塘,水不深,旁边生长着各种小杂树,还有一颗很大的歪脖子大柳树,它粗壮的树干,两个小伙伴也抱不过来。它歪斜地躺在小水塘的上面,像一座小小的拱桥,它翠绿的枝条一部分垂在水里,一部分指向天空。夏天来临,我和小伙伴们在水塘边玩耍,用泥巴做各种玩具,玩累了就会坐在树干上休息,去捉树上叫声不断的知了,去摘小杂树上没有成熟的又酸又涩的野果子吃,到菜地里去摘头顶黄花满身长刺的小黄瓜吃,还会下到水里,用一个破筐去捉小鱼、小虾和泥鳅。那时候的水塘就是我们的天堂。

后来我跟父母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小村庄,临离开的那天早上,我特意去抱了抱我的歪脖子大柳树,此时的大柳树好像知道我要离开它,垂下了翠绿的枝条,我握着它柔软的枝条,就像握着它的大手一样,很舍不得它,当时我蹲在水塘边哭了很久,后来是妈妈从大柳树下把我抱回家,就这样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个小村庄,离开了我童年的伙伴。爸爸说:等你以后看见了大海,就不会念念不忘这个小水塘。

战乱年代跟着父母辗转各地,最后定居江西新余。后来奉父母之命结婚生子。我没有工作,做了一辈子家庭妇女,年轻时照顾父母和丈夫孩子,老了给儿子女儿带孙辈,也没有机会出去走走。离开家乡六十年后,我带着童年的记忆和对小伙伴的思念,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小村庄,让我大失所望的是,大柳树已经不知去向,小杂树更是没有了踪影,小水塘也已被填平,我儿时的玩伴也一个个远嫁他乡。此时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有用我的嚎啕大哭来宣泄心中的压抑和对童年的追忆。

今年夏天,知道我心愿的女儿说带我去海边玩,我听后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早早准备好了行装,跟随旅游团的大巴经过数小时颠簸,沿途景色无心观看,一心只想快点到达海边。

终于到达我一生梦想的地方了,海岸边生长着很多高大的树木,它们的树冠歪着向海边倾斜,只是不像我家乡的大柳树那样斜得厉害,浓密的树荫笼罩了整个沙滩,人们带着孩子在沙滩上玩着沙子,一个小浪打过来也会引起人们的一阵阵尖叫。

我和双胞胎外孙都下到了水里,他们在靠近沙滩的地方游泳玩沙子,我第一次触碰海水的时候,感觉海水是那样的丝滑,和我记忆中的小水塘的水没什么两样,都说无风三尺浪,我看也不尽然吧,这样平静的海面哪来的浪呢?我壮着胆子慢慢向深水区游去,正当我遐想未尽时,突然一个浪头打来,差点把我打倒,还没站稳脚跟,接二连三又迎面打来几个巨浪,那浪峰像小山一样高高涌起,原本平静的海面霎时间好像变成了一只一只巨大的雄狮迎面向我扑来,又像一只面目狰狞的怪兽,张牙舞爪地把我直直掀翻在水底,一个个的巨浪从我身上滚过,压得我抬不起头来,咸涩的海水灌满了我的口鼻和眼睛。这时我最担心的是我的两个宝宝,他们是否也跟我一样呢。当我再次浮出水面,极力睁开酸痛的眼睛时,看见我的两个宝宝已经被巨浪推到了沙滩的边上,此时我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女儿照料着两个宝宝在岸边捡贝壳,小海螺,我又重新亲密接触大海了。有了第一次的考验,我心里有了底,再大的浪我也不怕啦,可以尽情地游来游去。此时我又想起了童年的小水塘,在小水塘里学会的游泳,70多年后还能在大海里畅游,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