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乡愁》——悼余光中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单巍全

他眼睛鲜活的时候

内心却难以鲜活

看什么都悲戚

一首小诗便把大千世界简单划割为“两头”

要不就是“这头”

要不就是“那头”

中间永远有一道阻隔的屏障

或者是一枚邮票

或者是一张船票

甚或是一方坟墓

最厚重当属那湾海峡

反正总是可以想望到

却是终生摸不着

唏嘘感叹

愁苦满面

 

如今他的眼睛疲惫合上

他的世界从“这头”折合到了“那头”

小小邮票将他寄送回到了母亲身边

窄窄船票渡他与早年新娘再聚首

矮矮坟墓已成欢乐谷

他和母亲都在里头

浅浅海峡懒再阻隔

任由他魂来魂去两岸穿梭

 

他静静地呆在“那头”

是用不着再愁了

但他曾经在“这头”扇点起的乡愁

却依然强劲升腾

让一代又一代怀乡之人

读着那首小诗

潸然泪流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