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母亲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吴成凤

母亲去世已有6年了,可我一直不敢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母亲有一个坎坷的童年。她出生在一个有9个孩子的农民家庭,排行老八。由于外公长年患病,外婆一个人要操持9个孩子的生活很是艰难。所以,在母亲出生半年时,就被送给别人抚养。好在养父、养母待她不错,加之养父开油榨坊,生活上也还过得去。可惜,在母亲6岁那年,养母便不幸去世了,小小年纪的她,只好跟随养父在外奔波流离讨生活。

母亲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对于养育她长大的养父,一直心怀感恩。养父年老时,母亲尽其所能以尽孝心。不管农事多忙,每隔一月,都要翻越几十里山路,带上礼物去看望他。母亲对待几个没有血缘的弟妹也都关爱有加。我的姨妈从小就是在母亲身边长大的,读书、出嫁也都是在我家。养父过世后,母亲对待那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及其一家也很照顾。早些年,每到春夏交替、青黄不接时节,农村几乎每家都缺粮,然而,即便自家的口粮不够,母亲每年都要先接济这个弟弟家一担粮食。

多少年来,母亲一直都坚持超负荷地劳作。她白天在外干活,回到家里还要操持从一个到五个孩子的家务。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每天晩上,母亲总在煤油灯下摇着纺车织棉纱,为全家老小制作衣料,或是穿针引线为家人缝补衣服做鞋袜。

母亲对父亲工作上的支持和生活上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持之以恒的。记得有一天晩上,父亲在去开会的路上不慎摔了一跤,伤势十分严重。母亲得知后,心急如焚,赶紧将父亲搀扶回家,又多方去寻医问药,细心照顾父亲近一年,才换来了他的转危为安。后来,母亲患病长达40多年,父亲也是不离不弃地伴随在母亲身边,安慰她,照料她,直到她驾鹤西去。

母亲没有上过学,可她为人处事得体又大度。我参加工作时,只有16岁,性格内向,胆怯怕生。母亲教导我,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工作,一定要低头做事,抬头做人。要做到见大不怕,见小不欺。在此后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中,我正是遵循母亲的教诲去待人处事的。

我们结婚并有了孩子后,由于夫妻俩的工资偏低,加之爱人经常出差,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因而很少照顾双方家庭。但我母亲不仅理解,还尽可能地反过来照顾我们。只要老家有人来县城,母亲就要请他们给我们带米带菜。我还记得,我们每次回家探亲,母亲总是忙忙碌碌的,种地、种菜、做家务,还饲养了鸡、鸭、猪、牛等各种家禽和家畜。奇怪的是,母亲种植的蔬菜总是比人家的茂盛,饲养的家禽家畜也比人家的肥壮,致使我家的养殖业,成了贴补家用的一个重要经济来源。而母亲呢,正是以此为理由,一再拒收我孝敬给她的钱。她说,你们在外生活,工资低,开销大,什么都要买,开门就要钱。她就是这么个人,宁可自己吃苦受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不愿增加子女们的负担。

因为母亲是苦孩子出身,使她特别怜惜村里的孤寡老人。每逢过年过节或是家里杀了猪,母亲便会去看望他们,为他们送点猪肉尝尝鲜,让他们享受到亲人般的温暖。母亲这样做,加之她为人公道正派,常常为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排忧解难,致使她在村里享有很高的威望,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姐弟五人。多少年来,我们姐弟不管在哪个岗位做事,都能吃苦耐劳,认真工作,以诚待人,处事公道,而且特别富有孝心和感恩之心。所以,母亲常说,她的这五个儿女,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收成。直到临终前,她讲得最多的,便是舍不得离开这几个儿女。

如今母亲与我们阴阳相隔了。可我觉得她并未离去,她依然坚守在家乡的土地上,依然孜孜不倦、风雨无阻地忙碌着,操劳着。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