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是心灵的呼吸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朱永春

人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为说走就走的旅行。

作为“过来人”,有所冲动的或许是尽可能多地享受旅途的乐趣。但时下旅游,又似乎不是个轻松愉悦的话题,“吐槽”的不在少数,诟病之语也时有耳闻,游客与旅行社冲突乃至打官司的案例亦非鲜见。问题在于,可能我们有时过于在意景点是否值得一看、住宿餐饮是否够档次、导游的胡乱忽悠、行程安排不合理、购物挨宰等问题上纠缠不休,反而忽略了旅游本身的意义,用现实的不快替代了欣赏沿途风景的心情。

旅游是心灵的呼吸,而不能仅仅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去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宅”的时间久了,日子平淡如水、波澜不惊,难免心生麻木、倦怠、疲惫甚至未老先衰。而旅行的一次遇见、一点灵感、一丝欣喜、一阵发呆,或许会让难以释怀的心绪、莫名的落寞、久积的心累为之烟消云散。轻松愉悦的心情,远比看到的风景更有意义。心在驿动、激情未曾消磨,那么,云卷云舒、花开花落、蝶飞蜂舞都会拨动你的心弦,成为眼中的迷人景色。

对于“敖包”,我一直是心往神驰。一次沿着美丽神奇的乌兰布统大草原一路前行的旅行,在一泓清澈的湖水不远处,终于与“敖包”有了一次素颜的相会:一堆石头围成圆圈,中间插着木桩,牵引出若干细绳,绳上挂满了迎风舞动、色彩斑斓的经幡。“这就是敖包?”身旁的游客对眼前真实的敖包与歌里的敖包之间的巨大落差心有不甘,期待再一次向导游求证。

之所以有游客感觉失望,是因为他所看到眼前的敖包不过是一个“石头堆子”,而疏忽了敖包背后的意义。广袤的草原,天苍苍、地茫茫,敖包因其作为人们辨识道路和地界的标志,自然成为青年男女约会的首选之地。时代变迁,敖包又由“象征神在其位”而被赋予祭祀的意义。如果静心冥想,用心感受体验,这个不起眼的“石头堆子”依旧会成为心中那方神秘、传奇的圣地。

怀着虔诚的心从远处拾来石子,放在敖包上,再双手合十举在额头,顺时针围着敖包缓步绕行三圈,祈祷吉祥安康降临芸芸众生,祝福天下有情人相伴长久。此刻,不起眼的敖包还不能拨动你的心弦?

心灵的呼吸不能缺少自由行走。跟团旅游虽省心省力,但却少了人所期望的那份随意、自在。十几人、几十人组一个团,像是一队散兵游勇,稀稀拉拉、拖拖踏踏,每次出发光是等齐人就耗去不少时间。到了景点,要么急急奔“洗手间”而去,要么使出“洪荒之力”从人群中探出头,摆个pose,伸出两指“耶”地一声,留下“到此一游”的佐证。对于景色,反倒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

背包自助游,则是另一番景象。那年游云南,在丽江古城客栈住下,白天,与妻漫步古城,没有导游解说,也少了归队的催促,当然也不知哪里是起点何处是终点,时而驻足凝视,时而一瞥而过,随心所欲,身随心走,用心体验了一番古城“三河穿城、家家流水”和街道布局“曲、幽、窄、达”的意境。夜幕笼罩,古城灯火与烛光辉映,传统与现代相融,涌动人潮和沸腾音乐交织。随意步入桥边酒吧,就着冰爽的啤酒,或与人搭讪,或自己发呆,还可以聆听流浪歌手的忧伤。直到曲终人散,一时恍如纤尘洗尽,五内安详。

人在旅途,心也得随之漂泊流浪。西装革履、正襟危坐,就没了旅游的味道。随心顺意、忘情山水、童真童趣,方能自得其乐。十多年前的澳大利亚之旅,一日游览农庄,数百游客一同在宽敞的临时搭建的大棚内午餐,牛仔装扮的当地歌手卖力地演唱。不知何故,当熟悉的《红河谷》音乐响起,台上却不见歌手。我顾不得碗中美食,跑上歌台。立时,中文演唱的“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就要离开你的姑娘”在餐厅萦绕,各种肤色的游客齐刷刷把目光投射而来,掌声、喊声、口哨声四起。那一刻,我体验到从未有过的释放与心底的快乐。在异国他乡如此疯狂一把,现在想起,虽仍有些惶惶然,但这段旅途经历已化作美好的记忆珍藏在心。

异域的风情、心情的改变时常从舌尖而来。出门在外,如果依旧念念不忘“家乡味道”,每到一地不忘四处寻找“辣椒炒肉”,虽可果腹充饥,则是身到心未至,未免有些意趣索然。若能入乡随俗,逛老街走小巷寻觅品尝特色美食,让“吃”与“游”相映成趣、相得益彰,自是一番趣味。西藏林芝的藏香鸡、新疆克拉玛依的烤羊肉串、上海的糟田螺、福建漳州的雀实香肉脯、成都宽窄巷的肥肠粉、凤凰古城的血耙鸭……口中余香、舌尖滋味让我挥之不去。

记忆犹新的,当数台湾高雄六合夜市的小吃。木瓜牛奶是必尝的饮品,新鲜的木瓜去皮切块,放入果汁机,加入鲜奶、冰激凌和糖,稍加搅拌即成。端杯品尝,鲜香浓郁。筒仔米糕是台湾特有的小吃,糯米的香软、五花肉的油而不腻、香菇的鲜美、虾米的腥中透鲜,加上蒸制过程中竹筒特有的清香,令人垂涎欲滴。台湾臭豆腐源自大陆,经演变改良,风味独特,不仅闻起来臭,吃着仍然臭,酥脆的表面淋上酱汁,滑嫩清脆,佐以大白菜腌制的泡菜,酸甜爽口。美食伴美景,喧闹衬宁静,此景难得几回有。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