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游泳的鱼

2017年12月1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太林

何老七从水里一跃而起时,眼前星光交辉。这是N次了,他每次都想拚命,但每次都一脸撞在女人光滑酥软的身上。女人轻轻拍着他的背柔柔地说,没事,没事。何老七就真没事了,与女人爬出泳池一起回家。

水电工何老七几个月前到福州投靠阿桂,因为没技术,很难找到活,又实在见不得阿桂妖精般的女人那拉的贼长的脸,就天天在街头的榕树下数来来往往的车。身上的钱早花光了,那斑斑驳驳的阳光照在那张疲惫不堪蒙满灰尘的脸上,何老七觉得自己是飘浮在大海上的一片枯叶。后来,阿桂替他找了份轻松的临时活。

这是一座别墅,装修的皇宫一样。皇宫里住着一个长发的年轻女人,以及一个偌大的鱼缸里的两条金鱼。何老七进去的时候,女人用涂绿了指甲的玉指一指几个烧黑了的插座说,麻烦你了,就斜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何老七清楚自己那点无师自通的技术也只配干这种活。他很高兴,高兴这钱赚的容易。他麻利地拉下电闸,仅十分钟就拆换的剩下一个。他为顺利而兴奋,暗笑城里人有钱却是多么的愚蠢和懒惰。但兴奋不过两分钟,他就变得万分沮丧了。由于电线多,面板怎么也摁不进去,拍不是敲不是,他急的满头大汗,折腾半小时,总算强行安装上。

何老七长吁了一口气,立起身对女人说,好了。女人哦了一声头也不抬从沙发上抓起三百块钱递过去。何老七接钱的时候看清了女人的脸,真是人间尤物啊,何老七差点叫出声来。但他又能怎样呢?他只能咽着口水极其留恋地慢慢出门。

何老七踏出门槛的脚还没着地,女人突然一声尖叫,我的鱼!

随着女人大惊失色的尖叫,何老七惊吓的骨架都散了,他看到了两条金贵的金鱼肚皮朝上僵硬地浮在水面上,缸底堆了一层闪着寒光的鳞片。他清楚是自己断电太久导致鱼缺氧而死的。

何老七满脸悔恨,用赎罪的眼光看着女人。

女人说,赔我鱼!

何老七知道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

赔我的鱼!女人说。

他不敢吱声,也不敢解释,他只希望哭的梨花带雨的美丽女人把他狠狠地数落一顿或者大骂一顿甚至撕咬一顿也行,只要事情能圆满解决,干什么都行。但女人站在那里激动的微微发抖,说,赔我的鱼!

何老七心想这回彻底完了,恨不得扇自己,嗫嚅着说,我真赔不起,工钱我不要了行么?

女人说,你必须赔我的鱼!

看来是无法收场了。何老七说,要不,你权当我是一条鱼放缸里养好了,只是……只是我不会游泳。

好啊。女人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何老七,脸色温和起来,说,我养,不会游泳是吧,我教。

何老七悬着的心放下了,暗笑女人也是挺会开玩笑的。

女人说,我可是认真的。你不用走了,你若敢走出这门,我立马报警!

听到女人最后一句,水电工何老七当场就晕了……

何老七从此没有去榕树底下,每天陪女人聊天吃饭游泳。只是每次游泳回来何老七都快丢掉半条命,到家就横躺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鱼缸,感觉自己真的成了里面的一条鱼。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