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茶静水流深

2017年12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单巍全

普洱茶绝对是那种全面颠覆你对传统茶叶五官认知的“奇葩”茶。

因为拿绿茶、乌龙茶等大众认知度较高的茶叶评判标准来衡量,它简直就是不能登大雅堂的粗制下作料,几乎不能入“茶流。”

观外形。所有类型的茶叶都注重外表形姿,靠第一印象抓人眼球,所谓形色入眼,观之可人。尤其是绿茶,风姿绰约,袅袅婷婷,仅是望之一眼,便觉春风拂面,美不胜收。而普洱茶则不光不鲜,黝黑面庞,几十年没擦过脸洗过澡似的,一副灰头土鳖像,特别是那些几十年经历的沧桑老茶,包装纸被虫蛀,深褐色的粗枝大梗里偶尔还夹杂着谷粒石粒或禽毛等可疑物,不知情者往往嫌弃之情溢于言表,对其远离唯恐避之不及。

闻茶香。其它的茶在另一个外表特征上的表现也几乎都是一致的讨人欢喜,那就是迎面热情扑来的茶香。打开绿茶包装,一股清新中裹夹着丝丝缕缕花香的鲜爽之气立马飘漾过来,让人神清气爽。而乌龙茶的香气则更是妖蛮刁野,勾勾的直往人胸臆里斜逸。只有普洱茶,内敛冷峻,深藏不露,外表根本无法感知它的气息香情,稍无耐性,便会掉身离去,从而与其失之交臂。

品时鲜。绝大多数的茶叶都是以应季论英雄,凭时鲜说长短。越往清明前的时间推越稀罕,越往茶树的芽尖尖上走越名贵,而且讲究及时泡及时喝,要的就是这份清香,这份鲜丽。偏偏普洱茶却蜗牛过日子般不急不躁,采制下来后就静寓一角,昏天黑地地呼呼大睡,没有个十几二十几年眼皮都不抬一下,直等得人天荒地老,从黑发到白头,它才缓缓悠悠地被人托捧着出关。它的世界法则讲究的是新茶不是茶,老旧陈香显魅力。

有人常常以现代食品保鲜理论来诟病普洱茶:严重过了保质期的饮料还能喝吗?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普洱茶饮众一直就是这么有滋有味地享用着它的呀,口碑相传中似乎还好处多多、受益匪浅呢。况且,还有与此相类的,人们天天餐桌上的美味霉豆腐怎么解释?那些熏肉、腊肠又何从说起?我们只能说,只要能够长久留承,世代相传,它就一定是有值得让人追捧的顽强道理!

事实上,除非根本不挨近普洱茶,一旦被它的浓汤滑水拥漾进去,你十有八九就再也难以与它撇清感情了。而沉浸下去,你会渐渐体悟和切感到——

普洱茶就像是一位阅历丰厚的尊者,老而弥坚,朴实敦厚,却又神秘难宣。普洱茶树本来就相对高龄,不管是野生型天放古树,还是人工栽培型大树乔木,甚或是矮植化改造的所谓台地树,它们都是深深扎根在彩云之南澜沧江两岸云遮雾绕的崇山密林中,千百年餐风饮露,沐雨浴日,浸蕴成仙风道骨。从茶树上轻飘下来的饱蕴着日精月华的一片片绿叶,经晒青成毛料茶,又依历史经验形成的经典配方,用不同山头不同村寨不同季节甚或是不同年份的毛料,按比例掺杂调和,拼配出不同需求的适宜口感,再蒸压成或饼或砖或坨形。然后,又是一个十几甚至几十年沧海桑田的蛰伏,虽是静默,表面不着声色,内里却是风云际会,积情蓄势。一旦出关,必定脱胎换骨,超凡离俗,已是一位阅尽繁盛事,装满人世情的深邃尊老,虽博大精深,但其貌不显,闭目捻须,含蓄内敛,毫无些丝的奢华与张扬。在他面前,绿茶显寡薄,青茶显妖佻,红茶显娘腔,黄茶显肤浅,白茶显轻飘。沉下心来与这样的长者端坐交流,你会感到有一股强劲的内蕴力量扑漾而来,荡涤心胸,让人生发出无尽的岁月底气,可你又说不明道不白他若隐若现的满腹经纶,而且是往往穷尽一生,也难究其中密码。

普洱茶就像是一位内蕴笃实的智者,潜心禅修,铸就宽广博大、五味包容的境界。这世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一蹴而就,天生成精,唯有在与时光岁月的耐性艰苦对峙中,才能最终化茧为蝶、羽化登仙。出山之初的普洱毛茶,性情刚猛,寒凉燥烈,与之趋近,稍有不慎,便很有可能撞伤脾胃,留下后患。随后的漫长静默,就是它以暗藏的坚毅,不断扬弃,不断吸纳,敛智内心的禅修过程,由青涩而甘醇,由浓烈而敦厚,没有终极的成功,只有不断地成长。风起云涌,悲喜枯荣,禅修变化是它永恒不变的准则。当苦涩褪尽,寒凉入殓,旧日那块青涩莽撞的毛头青饼,已陈化为一尊内蕴强大、气韵恢弘的茶界耄耋,虽说布满了时间创痕,却是胸中怀着山谷丛林、地孕天养、气象万千,饱含了岁月的强劲能量。

普洱茶就像是一位静心赶路的行者,只见向来处,不见终尽头,永远都在难于预测未来前程的茫茫行路上。以一种静止不变的姿势不停行走,用“衔枚疾走”这一成语来形容普洱茶的一生行程是再贴切不过。仿佛一生都在梦中,因为醒在哪里都是醒在梦里;又似乎一辈子无眠,反正睡在何处都是睡在无尽的夜里。眼看它八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五十年六十年,安安静静、不厌其烦地呆立在同一个位置,脚步似乎从未挪动,其实早已历经了千里万里人生路,在不露声色的静默中,完成了石破天惊的凤凰涅槃:香气从高扬走向了低沉,内涵从浅薄走向了深厚,韵味则是从短促走向了悠长。

人饮只一刻,茶却尽一生。

一汤在手,顿觉蓄满劲道:它沉稳悠长,它内敛冲和,它香柔顺滑,它饱满纯厚。

这种蕴足了天地自然无穷涵力的静水流深端的让人肃然起敬。

难怪爱之者愈来愈众,甚而如醉如痴。

常常是普洱登场,所浸所润之处,秒杀天下茶雄。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