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包子

2017年12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龚玲蓉

印象中未退休之前的父亲总是忙于工作怠于顾家,母亲下班后还要操持家中一应事务,十分辛苦,因此颇多怨言。及到父亲退休后,母亲依然不依不饶地历数父亲对家的漠不关心,有时,看着母亲叨叨数落而父亲却默然一隅,我总是会要母亲少说两句,这时母亲就很不厚道地指着我说:你还帮他,他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根本没有重视过你这个女儿。要不你问问他知不知道你的农历生日?知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父亲一时哑言。

有时我无端兴起,故意接过母亲的话问父亲:“爹爹,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么?”父亲总是想了半天,说出几种食物,却并非是我喜欢之物,于是我就假装叹着气说:“爹爹,你果然重男轻女啊,哥哥喜欢吃什么你一定知道吧?”此时的父亲,脸上很有些愧色,其实我知道,我的哥哥喜欢吃什么父亲也是不清楚的。

退休后,父亲的闲暇时光徒然增多,也许是想弥补因为过于关注工作而忽略了对儿女的关照,他开始时不时地给我们打电话:在家里有乡下亲戚送来一只鸡鸭或是一篮土鸡蛋时, 招呼我们回去一起吃;或是在天欲凉欲热之际,提醒我们添衣或缓减以防着凉或感冒……

母亲很不屑地斥父亲是假惺惺:“真的是爱护儿女,以前为什么不关心他们的衣食住行呢?”父亲不争辩,一如既往地仿佛要弥补之前的过失一般,细碎地关心着我们的生活。

有一天清晨,因为一项工作我去了父亲居住的小区的附近,顺便回家去看了父亲。一进家门,只见父亲在吃早餐,桌上放着二个热腾腾的包子。未吃早饭的我顺手抓了一个包子往嘴里塞,父亲见状问:“你没吃早饭吗?这样可不好,容易得胃病。”我嘴里嚼着包子作惊喜状:“老爹你这个包子哪买的?很好吃哦。”父亲眼睛一亮:“好吃吗?呵呵,区政府食堂的哦,那个食堂的肉包子确实不错,买的人多,要排很长的队,去晚了还没有呢。”“嗯嗯,好吃,好吃,爹爹,我走了。”我嚼着包子边跟父亲打着招呼边下楼。父亲转身把桌上剩下的另一个包子塞在我手上:“好吃都吃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未起床手机就响了,电话那头父亲兴奋地说:“快来吃包子 ,我买了你喜欢吃的包子。”我愣了愣,旋即对父亲说:“唉呀爹爹,你自己吃吧,我上班路上自己买点吃啦。”父亲似乎有些失望,为了安慰他我说我周未来吃吧,上班在城北,跑到父亲居住的城南去吃两个包子真的有些得不偿失啊。

匆匆忙忙地赶到单位,正处理文件呢,手机响了,父亲在那头说:“快下楼来,我把包子给你送到你单位楼下啦。”“啊!”我飞奔下楼,看到父亲提着一袋包子,正在单位的门外徘徊,冬天的上午气温很低,父亲没有戴帽子,凛冽的寒风刷着他的满头白发,父亲双袖殷勤地护着用好几层布包着的包子,递到我的手上时,象一个暖暖的包袱。我没由来地鼻子有些发酸,握了握父亲冰凉的双手,要开车送父亲回家,父亲赶紧挥了挥手:“我坐公交车很方便,不要影响了你的工作。包子趁热吃啊,年轻人早上不吃东西是不对的。”说完不待我开口,父亲高大的身影已往公交站台的方向行去。

第二天,第三天……父亲风雨无阻地准时给我送着热腾腾的包子,任我怎么阻挠。我见无法说服父亲,就开玩笑地说:“爹爹,你不必每天给我送哦,你每次都送十个肉包子,我又不是猪,哪吃得完这么多,我每天吃二个,你一周送一次得了。”父亲说:“吃不完可以给同事吃啊,当天的包子新鲜,第二天再热就不好吃啦。”

那阵子,每天在办公室的窗台上,见到父亲上下公交车,一脸的慈爱与满足。直到有一天我对父亲说:“爹爹,你别买肉包子了,我现在一看到肉包子就发怵啊,其实我告诉你吧,我从小喜欢吃糖包,不吃肉包!”

父亲愣了许久。

但父亲没有气馁,送包子的桥段依然进行,只是肉包子换成了糖包子……

父亲因病走后,我居然没有特别伤心,很长一阵子会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拨下父亲的手机号,然后愣下来,知道那个号里,已经没有父亲的声音。去城南时,总是想都不想就把车驶向父亲居住的小区去看父亲,及到反应过来心中凄恻。

那日遇到一位与父亲同居一个小区的父亲的老同事,他对我说:你父亲啊真是勤快,有一阵子天天早早到食堂去排队买包子,早上那个冷啊,有时食堂的包子还没包好呢,他就一直等一直等,说他女儿喜欢吃这里的包子……

我的泪水终于无可遏制地奔涌而下……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