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古牌楼

2017年12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彭秋平

“奕叶重光”牌楼。

“奕叶重光”牌楼。

去观巢镇上沂村拜谒“奕叶重光”牌楼,源于它有三百年的历史,这种牌楼方圆百里少有。

上沂村处于丘陵地带,这个人口420人的村庄尽管小,却不可小瞧:武吉、沪瑞高速在此交汇,蒙华铁路穿村而过,可以说是个“交通要冲”,区位优势明显。但村庄并没有被呼啸的车辆打扰,粉墙黛瓦的屋舍被大大小小的樟木包裹着,空气清新,生态良好,仿佛在放慢脚步做一个轻梦,一切是那么的静好。村庄以产水稻、蜜橘为主,金秋时节处处稻谷飘香,金色的橘子在枝叶间摇曳,成熟的气息弥漫十里八乡。

远远就看见“奕叶重光”的门楼耸立于村口的马路前。“奕叶”,即累世,代代的意思,这是个富有内涵的词。汉朝蔡邕《琅邪王傅蔡郎碑》:“奕叶载德,常历宫尹,以建于兹。”《隋书·礼仪志七》:“奕叶共遵,理无可革。”明代宋濂《元徵士周君墓志铭》:“君自以奕叶为儒,继承不易,孳孳问学。”清朝刘大櫆 《<张讷堂诗集>序》:“见其父子祖孙奕叶相承如此,孰不神往而慕艳之。”“奕叶重光”的意思就是累世盛德,辉光相承。可见上沂村的祖上曾经辉煌过,而且他们的祖先希望后人能将这份荣耀代代相传。

门楼系上沂村光裕祠附属建筑,建于祠堂南隅,坐北朝南,三间四柱三楼式建筑,总长度达十二三米。最上层用砖砌成镂空图案,形似蜂巢,细看又像一列列“举重的武士”在叠罗汉,说不出的玄妙;楼顶长满各类草本植物,而且大都已经枯萎,“蜂巢”里也伸出很多蓑草,在风中摇曳,像一个很久没有理发没有刮胡须的邋遢老汉。中间的石匾刻有“奕叶重光”四个大字,字体圆润、笔力丰盈,左款阴款有“简相国书翰林院,晏斯盛题赠”,右款阴刻“雍正元年仲春月吉旦”;匾额两旁镂有花卉鸟雀组合的图案。楼牌下的门洞宽约2米,可容一辆马车通过,门楼四柱都是近二丈的整块条石砌就,至今仍完好无损,左侧挂着“奕叶重光门楼——新余市古建筑保护单位”等字样的铜牌。牌楼两旁外带“八”字形砖质护墙,东侧被机车撞塌一块,像一只折断了左翅的鸟,正停在地上疗伤。

在上沂村,留传着一句玄秘的话:“紫金树下一百步脚,藏着七现缸(甏)八马槽的现洋(银元)”,这玄语意即上沂村地下有宝贝,而且不少。“紫金树”就是“奕叶重光”门楼的所在地,而那“一百步脚”是往哪个方向走?就让人想通脑壳了,至今这个谜仍没有揭开。但可以肯定,“奕叶重光”门楼的所在地,的确为神秘之所。

牌楼与祠堂同为一体,属典型清朝民间建筑。牌楼后十余米,就是光裕祠堂,祠堂为砖木结构,前后三进,地势一进比一进高,寓“后浪推前浪”“后代胜前人”之意。祠堂宽敞、大气,大厅长宽都是两丈有余,每进两边的厢房呈对称,由一个大厢房、侧门、再一个大厢房带二小厢房组成,厢房与砖墙间是一条长长的暗巷,用以连通外界,有传递消息及防械斗的功效。整栋屋子由木柱、柱础石、抬梁、梁枋、木扇、斗拱、门窗、藻井、石潭等多个构件组成,盆大的柱子就有100根。

传说光裕祠里共有100根柱子,但细数却只有99根,这就是一件蹊跷事了。话说建造这祠堂的时候,村里非常慎重,餐餐杀鸡招待木匠师傅,以示对此工程的重视。但木匠师傅天天吃鸡,却从没有吃到过鸡胗——这是他最爱吃的部分,他就纳闷了,心里也不快,于是特意少做了一根柱子。到完工的这天,厨师把腌好的一百多个鸡胗一起拿来让他带回家,木匠师傅才知道误解了东家,心里很惭愧,于是用墨斗在粉墙上画了一根粗粗的墨线,这样就正好有100根“柱子”了,寓意“功德圆满”。天长日久,墙上的墨线淡了,所以怎么数屋里只有99根柱子。这只是一个传说,但从柱子的数量可窥见这项工程的浩大和祠堂昔日的气派。

光裕祠系砖木结构,也曾失火过,但却没有酿成大祸,这着实是件怪事。传说晏斯盛嫁女的时候,用水写了很多字,并嘱咐她的女儿贴在村里,可保佑村里的房子不失火。“奕叶重光”这四个字也是晏斯盛用水写的。当时村里男人都是用草纸媒子吸黄烟,一次有人将带火星的纸媒子掉在第二进的一根木柱下,将这根柱子点着了,正好夜晚也没有人发现,但只烧了这根柱子,整个古宅仍安然无恙。

据村委黄书记介绍,以前的光裕祠富丽堂皇,人气旺,是村里老少爷们的聚集地,每逢年节,敲锣打鼓,特别热闹。他小时候曾见过村里两个祠堂分别放有一个青花瓷瓶,均是一尺多高,花纹生动流畅,做工精美绝伦,而光裕祠里的瓷瓶是真品,另外祠堂里的是赝品;它们的区别在于真品即使在漆黑的夜晚,都会闪闪发光,远远就可看见。后来这瓷瓶却失踪了,几十年杳无音讯。就在上个月,两个外地人以收古董的名义,用电光在祠堂的前前后后照了又照,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第一进东厢房门槛边,挖出了一个直径2尺多,深达1米有余的洞,很多村民猜测那“手电”是个探测器,而窖藏的发光瓷瓶被文物贩子盗走了,损失不可估量。

“奕叶重光”这四个字系晏斯盛真迹,晏斯盛是江西上高人,雍正元年时授检讨,后当过山东巡抚、湖北巡抚、户部侍郎,可谓官居高位、名声显赫。他为何屈尊来此题赠?遥想三百年前的上沂祖先,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他新修了三进祠堂,又建造牌楼一座,可谓踌躇满志,便请来同窗好友晏斯盛游玩,晏斯盛见上沂村容井然、村风淳朴、村民富足,便欣然命笔“奕叶重光”四字,这赠词既是对上沂古村的称许,又寄寓着殷切期望。题写好了之后,他又嘱咐工匠在匾额的两边镌刻枝繁叶茂的植物图案,且植物的叶子特别肥大,乃“根深”才能“叶茂”之意;叶间栖息凤凰、喜鹊,吉祥之声日夜在天地之间悠悠回荡……

时光如流水冲刷一切,也改变一切,如今牌楼左边新修的祠堂气派光鲜,而光裕祠堂却显得破败,门口堆放着残梁断椽,第二进因为倒塌已夷为平地了,其余两进也只剩下残壁断垣,头顶上很多瓦片都已破损而漏风漏雨,残留在椽上的瓦片也岌岌可危,一阵风就可能刮落到人的头上。“奕叶重光”芳华不再。

牌楼不远处是一口千年古井,井圈都是用巨石凿出来的,与现在的水泥井圈有天壤之别,但因时光长远,井圈大都裂成了几段。古井上原先镌有“简氏”字样。村民说,上沂村原有简、周、黄三姓杂居,后来黄姓人丁兴旺,势力逐渐强大,简、周二姓人氏只得搬往他处谋食,上沂村民全姓黄了。古井水幽幽,映着头顶的蓝天、白日和飞鸟,守望着“奕叶重光”这个老门楼,像一对白首不悔的情人,在悠悠的岁月中,用眼神为对方抚慰着风雨和伤痕,不出一言。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