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糯香

2017年12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巫永英

不经意间又到了农村传统的习俗十月半打麻糍的日子,俗话说:“正月半,神月半;七月半,鬼月半;十月半,人月半”,说得很形象,正月敬神,七月祭鬼,十月才是自己劳动自己享受。十月半,打麻糍,庆丰收,香甜软糯的麻糍,是儿时记忆里无忧无虑的味道。

在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种上一分到两分的糯米田,爷爷说:因为十月半要用自家糯米来打麻糍的。儿时的十月半是我们最为期待的。这天,村里家家户户炊烟袅袅,空气中都飘荡着糯米饭的香味,爷爷总会在蒸熟后装好一大碗给我留着,然后连同木篜一起端到村子众厅前面,那里有一块一平方左右的大青石,只见两个底部类似小腰鼓形状的木锤搁置在干净透亮的石板上,旁边放着一壶开水一块毛巾。从大清早开始,全村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端着自家蒸好的糯米饭到众厅前面来,一户户的轮流着打麻糍。记忆中打麻糍需要三个人完成,先把糯米饭倒在石板上,两个青年挥舞着木锤帮衬着邻里,有节奏的你一下我一下捶打在糯米饭上,爷爷则熟练地时不时把四周糯米团翻中间面上,再用毛巾沾着热水把底部擦拭,防止粘在石板上。我很惊讶他们的默契度,不会伤及到爷爷一丁点的手指。大约两三分钟后,之前一粒粒的糯米饭就变成了一团米白色的软泥,用搪瓷的脸盆装好拿回家。我们兄妹几个跟在爷爷后面,瞪直了眼睛看着,爷爷提起一侧象变戏法样的从巴掌中揪出一个个小圆球放置在糖碗中,几个小吃货拿起小碗慢慢享用了。余下的爷爷会小心的捋成一个圆形放在盘箕上,用两条长凳搁置放在通风的房间,过个一两天便可以切成一块块的,用清水浸泡着保存。

麻糍的吃法很多,除了刚出炉时可以蘸糖吃,还可以煎着吃,怕上火的可以和着汤煮着吃。最为有趣的是在冬日里,早早起来围蹲在柴火灶前,把麻糍放在火星子上或者火桶上(冬日用来烤火的一种工具)用两根小柴棍架起,慢慢烤着,看着它一点点变黄,一点点的鼓起来象个小猪一样,脆脆的,由内而外,香飘四溢,在那个零食不多的时代,也算是幸福和美味了。

许多年过去了,爷爷离开也近二十年了,现在县城每天都能看到穿梭在大街小巷卖麻糍的小商贩,却再也找不到儿时的那种幸福和快乐了。又逢十月糯米香,爷爷炒的糯米饭、酿的糯米酒、揪的小麻糍却只能永远的停留在记忆深处里……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