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的那对父女

2017年12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吴颖

凌晨五点半,一个人带上行李出趟远门,来到火车站,进站口已经塞满了人,似乎早起的鸟儿有很多,他们大部分都是去读大学的新生。

上了火车,对号入座。这趟车基本上是学生专列,因为行李架上都是厚重的行李箱和被褥袋。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学生打扮,背着书包的女孩子,旁边过道上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估摸着应该是她的父亲。从他的打扮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农民,看得出来这位质朴的父亲也是担上重达百斤的行李,带上自己的那份欣慰,送孩子去上大学。此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么一个情景,黄土地上的弯弓背影,从日出到日落,汗水就像是小溪流向大海一般,流向他耕种的土地,然后从这里长出殷实的庄稼。由于这趟火车挤满了来自各地的学生群,要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找一个空位着实不容易。他把唯一的位置给了孩子,自己站在旁边过道,静静的等待着火车到站的讯号。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车厢中的氛围与他格格不入、无所适从。环顾四周,年轻人都在低头玩弄着手中最新款的时尚手机,而他只能静静的呆着。女孩子一直背着那个从家里带来的书包,看上去不轻,但看不出她有任何要放下的意思。可能现在的她还不太适应这样的一个环境,或许在不久之后,她就能融入进来,毕竟这才刚刚开始。中国父母的心中,始终是被孩子占据了全部,那么一个简单的微笑,深藏着中国农民特有的淳朴。孩子的成长是在自己的见证之下,就像那块洒满自己汗水耕地里长出的那些果实。心中的那种喜悦只能用笑容表达出来,他从口袋里拿出尚有余温的食物,全部拿给了孩子,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纵然学校的物资一应俱全,但那种中国父母特有的担心还是让他把家中的被褥都带上了,也许是怕孩子认床,也许是担心孩子一时适应不了学校的环境。孩子在身边这么多年来的陪伴,而今突然的离去,也许会让自己不适应,因为以后的村口再也不能每天都等到孩子归来的身影,她已经飞向了远方,飞向了自己的梦。父亲能做的,只能是祝福,然后转身离去,仅此而已。

忽然想起了龙应台《目送》中的那段“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