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纯真年代

2017年12月0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郭永明

武宝夫妻脸上挂着笑容,在厨房不停地忙碌。他们正在张罗一桌好菜,准备款待武宝的几位发小。

约上小灵、秋保、永春三个儿时小伙伴聚聚,喝酒,叙旧,是武宝多年前就有的愿望,只是最近这个愿望越发的强烈了。这或许跟年龄有关,自打过了四十,武宝发现自己越来越怀旧了,一静下来,少年时的那些往事便不住地涌现出来,一张张稚嫩纯朴的笑脸浮现在眼前。就是在梦中,武宝也常和他们一起追呀,闹呀,上山放牛呀,下河摸鱼呀,疯疯癫癫的,好不快活。猛然一觉醒来,眼前是媳妇宽阔的脊背,武宝便觉得怅然若失。

初中毕业后,大家各奔前路,升学的升学,打工的打工,也有的跟着别人学了手艺,武宝遵从父亲的意思,守在山村种田。由于彼此不常往来,慢慢地就变得生疏,虽然也偶尔碰面,但只是笑笑而已,再无倾心交谈。如今,大家都算还不错,生活安定,事业有成。小灵一路读到了大学,毕业后在乡下当老师,后来改行到机关,如今已经是科级干部了,回老家时都是坐着小车的。一次,小灵刚好碰见武宝从地里回来,就停下车,很热情地和武宝握手,也不嫌武宝手上还有没洗尽的泥巴,然后又掏出中华烟给武宝抽,还亲自为武宝点上火。秋保初中毕业就去了广东打工,据说吃了不少苦,但人家今天混得很不错了,开了一家装潢公司,有车有房,户口也迁走了。去年春节秋保回老家,就是开着车回来的,小车进小车出,一身的名牌。武宝去秋保家坐过一阵,说起童年的事,两人开心得很。永春跟叔叔学做泥瓦匠,后来搞基建队,再后来和人合伙弄了家房地产公司,据说现在已经千万身价了,老婆也换了好几回。

武宝是个念旧的人,他老在想,现在他们都在外头,只有自己算得上是“地主”,由他做东,大家聚一聚,回味童年时的美好时光,追寻远去的纯真年代,是一件多么有意义且值得回味的事啊!在偶尔碰面的时候,武宝各自向他们表达了这点意思,他们都十分爽快地说,好啊,应当这样。武宝也把这事和老婆说了,老婆翻翻眼睛说,你算什么,你一个做田佬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么?武宝说,什么号召不号召的,大家都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吃顿饭还不应该么?老婆说,他们都是有钱人,按说也是他们先请啊。武宝说,花几个钱是小事,这不是讲感情么,感情能用金钱衡量么?老婆沉默了一会,终于露出灿烂的笑脸说,请就请,咱家红儿技校快毕业了,这些人脚长手长的,到时找工作说不定用得上他们呢。武宝一撇嘴,你呀,咋这么现实,等他们来时千万别给我提这事,丢人现眼!

说话间已将近中午12点,要请的客人一个也没到。老婆急了,他们是不是不来了?武宝说,不可能啊,我几天前都说好了的。老婆说,你再打电话催催。

武宝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小灵打来的。武宝一摁键就喊,到了么?那头说,不好意思啊,要陪领导,实在走不开啊,下次吧,下次我来请,你们多喝点。也不等武宝说话,手机便挂了。武宝握着手机正发愣,手机又响了,是秋保。秋保说,我恐怕来不了,和同学在一起呢,江都大酒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硬扯着不让走,你说这事……,你们多喝点,有机会来广州一定找我。武宝又打永春的手机,好半天永春说话了,哪位?武宝说,我是武宝呀,你来了没有。永春说,什么事?等会再说。武宝赶紧说,不是约好了今天到我家吃饭吗?永春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哦,哦,是武宝啊,下次吧……和几个朋友在一起,慢点,我碰,八万……下次,下次一定来,好吧……

手机那头还在喊着什么,武宝握手机的手已经无力地垂下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