戋戋小册犹动人

2017年12月0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姚九芽

驽钝如我,奔劳之余,甚好阅读,不时涉猎,唯三册小书,一路相伴。

少年时代,挑水、放牛、打草、喂猪……便是放学后的又一份功课,周而复始。清寒家庭,父母终日劳碌,却无闲钱,得书实难。父亲口诵的《增广贤文》,便是我课外阅读的启蒙。父亲忆念一句、我抄写一句的情景,宛在目前。几遍抄读后,父亲便把书给了我,尽管书卷残破,但于我弥足珍贵。稍有空闲,田埂上、树荫里、池塘边、灶膛前,油灯下,皆为读书胜处。捧书在手,劳累顿消,兴致难抑。读之甚勤,格言谚语,朗朗上口,记得牢靠,一些字句,嵌入心底。“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路遥知马力,事久见人心”“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发人深思;“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催人奋进;“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令人警醒。后来在旧书摊觅得全册,置之枕边。浮现在眼前的,仍是当时苦读、勤抄、强记、默写……的历历情景。

在镇上读寄宿初中时,一次中午逛集市,在常卖旧书老者的书摊上,有鲁迅先生的《野草》《呐喊》和四本外国小说名著。他愿用三元钱将书全部卖给我。这些都是语文老师经常提起的名著啊。我这个只看不买的学生早为老者认识。于是与他约定好,便一口气跑回三里外的村上,缠着正在赶牛犁地的父亲要钱。少不更事的我,紧紧握着父亲暖暖体温的钱满心欢喜地撒腿就跑,以至连半个感激的词儿都不曾说出,唯将父亲那扶犁耕地的佝偻身影远远地抛在背后!我对第一次购来的课外书格外珍爱。课余时常沉浸在先生的《野草》里。有些篇章竟可以背诵,如《题辞》《秋夜》《希望》《雪》《风筝》《淡淡的血痕中》等。《野草》是我人生起步的精神原点,给我苦战中考的巨大动力,但真正读懂多少,实愧对先生。当年阅读的深深记忆,难以消弭。萦绕在心间的,还是秋夜、风筝、野草、希望……的绵绵回味。

后来,视野渐宽,读书亦杂,涉猎尤广。《老人与海》,亦来自旧书摊。海明威的代表作《永别了,武器》《丧钟为谁而鸣》和《老人与海》中,最喜欢后者。身处闹市,疲于谋食,闲暇之余,不时玩味此书,情节单纯,结构简明,注重刻画激动人心的场景,塑造虽败犹荣的硬汉形象,将强烈的感情隐含于凝练简洁的文字中,甚契合我的阅读兴趣,更为匆匆人生的激励。知我喜欢此书,热情的摊主老邱为我觅得两册,品相之好,不忍触手,更添一份书缘。回旋在脑海中的,当是大海、困厄、不屈、勇敢……的深深敬意。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