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乾东诗(五首)

2017年11月1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鸳鸯

没见过鸳

没见过鸯

也不知雄雌

传说中的鸳鸯

总是以成双成对的古典形象

以湖中戏水的经典姿态

进入人们的视野和文本

可临渊羡鱼

可退而结网

就算自己成不了人间鸳鸯

也不能以世俗的眼光

对一对亲昵欢娱的鸳鸯

无情驱赶和棒打

 

芦苇

高大的禾生又怎样

同样低下了中空的头

发达的根茎又怎样

依然随时迎风舞蹈

花序编成笤帚

花絮填进枕头

果实走上餐桌

 

在一枝有思想的芦苇面前

洗脚上岸的人学会了深处扎根

贪焚的人也捧出了一颗爱心

外圆内方的人

脊背弯曲成一道

适到好处的弧

 

稻草人

用稻草虚拟的人

终归是稻草

没有人的骨骼和灵魂

注定只能随风摆摇

唬不到真正的人

吓跑的只是

心虚的小鸟

 

山里人

山里人两点一线

上山干活

下山吃饭

 

离不开一把砍山的刀

砍刀是山里人不可或缺的

生产工具和人生道具

 

砍倒过一片又一片青山

山里人终将被青山吹倒

躺在青山怀抱里

山里人生死与青山同在

 

麻雀

麻雀孩子问妈妈:

为什么我们叽叽喳喳地努力

人类还是不喜欢我们呢?

麻雀妈妈答:

人类早把我们划为四害之一

欲除之而后快啊

我们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

麻雀孩子忽发奇想:

那我们就变成喜雀

这样我们在枝头闹喳喳

就不是噪音而是美声了!

注:(张乾东,重庆巫山人,诗人,诗评家,《长江诗歌》主编。)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