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初心

2017年11月1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沈夏楠

“国家主权”在近日可谓是愈发热门的一个话题,人们争先恐后的在网络上发表着自己的爱国热忱,国家主权寸土不让。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现在,中国对于他国的侵略也有了说“不”的权利。我们拒绝了“海牙法庭”的审判,拒绝了日本对钓鱼岛的野心,也拒绝了美利坚在边境的挑衅。中国一时让人觉得,这条沉睡的巨龙,是不是又要重新抖擞翎羽,腾空而起了呢?

可事实上并没有,这条火红色的龙只是发出了几声嘶吼,睁开他没有生气的眼睛观望着这片土地,这片他栖息着的土地。他在寻找着什么,急切的。他找不到他的心了。在历史的流转中,中国抓住了机遇抓住了发展,抓住了强盛之路的钥匙,但是却丢掉了一些东西,一些他认为对他而言无足轻重的东西——他的传统文化。

曾有这样一条新闻,日本进入樱花季,为了赏樱赴日的中国游客激增。不过,日本媒体最近揭露,中国游客爬树、拉下树枝拍照,还有人摘下樱花戴在头上。继“爆买”后,日媒再发明新词“中国式花见(赏花)”。对此,有电视台主持人建议为中国游客设“拍照专区”。中国式花见听起来优雅,可认真思考,与中国式过马路,中国式摔跤又有什么分别?一样是用来讽刺中国人素质低下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着想的词语,回想当初春秋时期的路无拾遗,到如今的出门旅游背在身后的包就是别人的中国,为什么随着科技变得发达,人心也变得自私了起来呢?

陆羽的《茶经》被誉为世界上最早的茶类研究著作,陆羽也被人们称为“茶圣”。自古以来,中国的文人墨客以茶待友,即便是现在,茶道也是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韩国茶道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新闻传来时,国人都不置可否,甚至还有人说不要了,就将茶道让给韩国好了。对与文化上他国的侵略,国民们都以玩笑般的态度看待,可这也是一种对于中国的剽掠。提到鲤鱼旗,人们第一想到的便是日本,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属于中国的东西?鲤鱼旗取义于中国正史《后汉书》中鲤鱼跃上黄河中的龙门瀑布后变为龙的故事,鲤鱼跳龙门成为立身成功的象征,是中国文化的象征,提到汉服,这是中华民族自己的衣服!可为什么当有人将汉服穿上街的,得到的却是人们异样的眼光?甚至还有人将女孩身上的衣服扒下烧掉呢?即便是将汉服认作和服,可为什么没有人知晓,和服也是中国人自己的东西?

和服,又称吴服。这个称谓源于中国三国时期,因东吴与日本的商贸活动将纺织品及衣服缝制方法传入日本的缘故,开始出现此名。中国吴地以吴服闻名天下 。《松窗梦语》记载:“至于民间风俗,大都江南侈于江北,而江南之侈尤莫过于三吴。自昔吴俗习奢华、乐奇异,人情皆观赴焉。吴制服而华,以为非是弗文也;吴制器而美,以为非是弗珍也。四方重吴服,而吴益工于服;四方贵吴器,而吴益工于器。是吴俗之侈者愈侈,而四方之观赴于吴者,又安能挽而之俭也。”

这又不由得让人想起钓鱼岛事件时一些愤青们的所作所为,砸掉别人的日本车,砸掉别人开的寿司店,打着爱国的旗号,做着八国联军侵华时做的事,发泄着自己懦弱而又悲哀的心情,他们不知道如今的局面正是他们自己的愚昧无知造成的!日本底气何在?是日本的明治维新带来的文明开化,是文明二字让日本能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并迅速成长为亚洲强国,乃至世界强国。日本走上了强国之路,同时也走向了扩张之路。

文化是一个国家的灵魂,中国本该拥有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浓厚魂灵,可清朝的闭关锁国蒙蔽了国人的眼睛。中国在被侵略战争中四分五裂,在历史的长河中丢失了自己的内心,他空洞的目光里充斥着杂乱无章的他国文化,却再也不见他原来所拥有的那些足以披靡世界的历史,人们抛下了孔夫子的儒家之道,盲目追求着西式快餐文化;不再见元宵灯会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只看见商城里促销时人山人海为了一包汤圆针锋相对;不再见乞巧之夜少女河畔邀约穿针引线,只看见花店里一束束玫瑰价格飞涨。这些变化象征的并不是时代的进步,而是人们心灵的空缺!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