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黄河循化美

2017年06月3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简仕新

我见过波涛汹湧、奔腾咆哮、涛声震天拍岸雄浑的壶口瀑布黄河,也领略过嘉峪关一泻千里的浑浊的黄河。但当我涉足有“高原塞外小江南”之称的撒拉族聚居地——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境内,来到巍巍积石山下的黄河岸边,眼前碧波似翡翠、浪花如珍珠般、晶莹剔透的黄河水,顷刻间完全颠覆了脑海中固有的颜色赤黄浑浊的黄河水形象。滔滔黄河从巴颜喀拉冰川的第一滴涌流,经海拔4000多米的拉脊山顶随着洁白的云朵一路奔流落到海拔1700多米的黄河谷地,在长达5400多公里的黄河流径里,从公伯峡到积石峡,“双峡中分天际一,黄河拥雪排空来”,循化县境内91公里的河段似一条蓝色玉带穿城而过,蜿蜒东去,“天下黄河循化美”让聚居在这里的撒拉尔人感到骄傲与自豪。积石红壤奇峰耸峙,丹霞地貌峥嵘雄奇,黄河两岸丹山碧水色彩鲜明迥异构造了高原循化独有的风情,让我沉醉于丹霞碧水间而流连忘返。

从积石大桥下黄河拥着碧浪滔滔东流,在穿越吊桥陡峭湍急的河段后,黄河叉变得宽阔平缓婉约起来,黄河流到这里仿佛无限眷恋循化,在这里迂回了一个大大的s弯平缓地饶着谷地,让人不经意间想起了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人家风景,而这分明就是青海高原的黄河啊!多情的黄河不忍闪身而去,而是蜿蜒盘绕,驻目流盼,依依不舍,在这弯弯的河谷深情凝望不肯东去,缠绵出一个岂止九曲十八弯、黄河第一湾的迷人景致——清水湾。晶莹剔透的黄河甘霖将清水湾谷地的各种树木浸染得色彩鲜艳,一瓣瓣、一朵朵、一片片、团团簇簇,红的像火,紫的如黛,黄的张扬,蓝的晶莹,绿的滴翠。仰望蓝天是瓦蓝瓦蓝,白云朵朵,蓝天、碧水、红紫黄蓝绿相间,一群群牛羊、骡子不识魏晋不知汉唐地在河谷草地悠闲地觅食青草,这一图景壮观浑然天成,令人感念大自然眷顾循化、在高原塞外营造如此美景、让人们在塞外高原领略了江南水乡的韵致。

黄河从清水湾依依不舍地又流经在红壤丹霞的积石峡腹地,在这里黄河又变得湍急陡峭,仿佛要凝聚力量冲破这红壤丹霞千山万壑的重重阻隔,远古就有“禹劈积石导黄河”的动人传说。相传,积石峡是当年大禹神斧劈山开出水道,让黄河穿越于万山群壑滚滚奔流无阻挡,积石峡内至今尚残存留着大禹开山导河的遗迹。峡谷幽深,两岸险峰对峙,雄关漫漫,黄河在这里便即刻缩身,最窄处仅数步宽。狐跳峡,将望而生畏的黄河从空中抖落,只留下一条窄窄的河道让黄河侧身穿越。黄河出狐跳峡,又似一条蛟龙翻身而过,经一方开阔的台地后又拥入狭长的深谷大峡,便从撒拉尔人号称为世外桃源的孟达景区迤逦滔滔东去。

“天下黄河循化美”。在黄河浪尖上划着羊皮伐子和独木舟劈波斩浪的撒拉尔人,他们以此为骄傲和自豪,也让我领略了她特有的姿式和色彩的倩影和壮观。清清的黄河、蓝蓝的黄河、纯纯的黄河,美得天然、美得自然、浑然天成,让我陶醉。在循化的十天里,当我投身这源头的黄河、浸泡在这晶莹剔透的琼浆玉液中,感受巴颜喀拉的高原雪水彻骨冰冷的低水温、急水流、高原缺氧的抢渡黄河极限挑战赛的瞬间,让我顿悟小时候对大人们常说的“不到黄河不死心”这句话的不解,其真实含义应是“不到黄河源头不死心”才更贴切哦。“天下黄河循化美”,循化因这91公里晶莹剔透碧波黄河而赢得这美誉是当之无愧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