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文学这扇窄门——80后女作家欧阳娟新余讲学记

2017年03月0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洋溢着笑意的右脸颊上长着一颗美人痣,一顶黑色小礼帽下露出漫过耳际的短发,深红的外套裹着胸辍链条的白纹黑毛衣,说话轻言细语、谦卑有加……乍一看,没有大牌作家的行头和派头,完全一副邻家女孩模样。

2月25日,红透新世纪初半边天、被誉为80后官场小说第一人的宜春女作家欧阳娟,应新余市作协副主席何闯之邀,开启“新余文学讲坛”首讲之旅,为新余作家传经送宝来了。

讲学前,市作协制作了精美海报,“畅销书作家对现代文学望闻问切,八零后美女作家将浪漫人生蒸炒煎煮”的煽情广告把人心撩得痒痒的。这不,开讲前半小时,小小的文联会议室就来了欲先占座位、先睹为快的听讲者,最终济济一堂。

在一番“内心忐忑”“令我汗颜”的客套话后,欧阳娟用她那特有的清纯轻柔的语音、温婉从容的语速,“并不严谨”却条条是道地谈起了从2003年至今十几年来的写作体会和心路历程。她娓娓道来的以身说法、妙语连珠的文学语言、坚贞不渝的文学梦想,深深打动和吸引了在座的听讲人。

都说百无一用是文人。文学到底有什么用,文学到底有什么魅力和诱惑,在文学改变命运的时代已经只剩背影的时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为她魂牵梦绕、情迷痴狂、欲罢不能?还有许许多多的文学爱好者坐在了书桌面前,下定决心将自己生命中的某一段时光交付给写作、为文学理想甘愿做出部分牺牲?

欧阳娟说,同样是母亲,在一朵花开的时候,她会指给我看,在发生了一件趣事之后,她会讲给我听。这些花这些事,不能吃不能卖,但是它们让最日常的生活泛起了光泽。没有这些光泽,人类的生活将会多么乏味。“无用之用是为大用。文学也是日常生活中缔结出的花朵,于无形中照亮着我们的生活”。

欧阳娟的写作时间恰巧与互联网在国内的迅猛发展几乎重合。通过网络,她的作品被大量文学爱好者阅读,并获得不少出版社的青睐,对精神世界的追求换来了物质上的收获。她的第一部长篇青春小说《深红粉红》才写了一万多字在网上连载,就签下了出版合同。之后的《路过花开路过你》出版之后,被中国作协主办的《长篇小说选刊》杂志选中,填补江西的一个空白。2006年,她的职场小说《交易》刚刚写了两万多字,就有出版社的编辑主动联系,后在新浪读书频道创下千万点击量,图书销售量上了各地排行榜,有媒体称之为“第一热书”。

欧阳娟深有感触地说,推开文学这扇窄门,还是为了看看那门后的光,因为渴望被照亮的灵魂绝不在少数;文学可以照亮我们的精神世界,勾连作者与读者的心灵,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带来经济收入。

欧阳娟进一步谈到她的文学观——文学可以为整个社会构建新的生活风貌。她认为,一部好的小说,一定要带入作者的观点。如果文学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客观再现,那么我们拥有现实生活就好了,不再需要文学的补给。有过阅读经验的人都知道,当你被一部小说打动了,你会不自觉地将书中人物的价值观内化,这种内化,实际上正是在无形中慢慢塑造一个新的你。所以,她喜欢有情怀的作家,喜欢有价值导向的创作,不喜欢一类作家惯于表现生活中的阴暗面,抠住一个伤疤反复用力,极尽所能地扩大伤害面。“关于文学创作,它是你对光明孜孜不倦的追求,而绝不是你与黑暗的苟合。无论脚下的土地多么泥泞,请永远保持仰望星空的勇气。”

欧阳娟是读着苏童、余华、陈染的小说长大,她的成长与先锋小说在国内的发展几乎是重合的。却在起笔之初,锁定了现实主义的写作方向,在一段时期之内,她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她在与先锋派作家聊天中终于明白:当下中国的精神内核,仍然是乡村式的精神内核。我们身处城市,人文的底色还是乡村式的。她说,我写作时内心深处面对的读者就是我的父母、师长、友人,我经常出没的菜市场、服装城里的各色人等。他们如果要读小说,必然是读现实主义题材的小说。所以她认为“当下中国的文学土壤,仍然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土壤”。最近两年,大量的先锋小说家开始转入现实主义题材的写作,包括《人民文学》在内的不少期刊早就开设了“非虚构”写作栏目,白俄女作家阿列客谢耶维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2015年《平凡的世界》被重新提起,所有这些足于说明现实主义写作的无穷魅力。

从青春小说到职场(官场)小说,再到2012年开始中医药文化题材写作,“每一次创作转型,都伴随着一片嘘声“。这是欧阳娟对现实的叛逆。当然叛逆性格之外,她还保留着那么一点点对现实的依顺,自觉放弃了出版希望不大的题材写作。

可喜的是,原本不被看好的一个选题,因为2015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而变成了热点。有关中医药题材的作品,她已经发表了一系列的文化散文,出版了散文集《千年药香——中国药都樟树纪事》,拍摄了纪录片《千年药都话樟树》,长篇小说《天下药商》正在创作之中,该作品入选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项目。

欧阳娟谈到采访樟树老药工时的一个难忘细节。她与老药工约好了下午采访时间和地点见面,不料下午下起了暴雨,老药工没有手机联系不上,惧怕雷电的她犹豫中还是出了门。当她看到冒雨在那等候老药工时,欧阳娟心痛地说,你不可以等到停雨后再来呀。老药工说,你不是说这个时候在这里见面吗?!老药工的这句话至今让她记在心里,让她深刻体悟中国人“诺言既成,万山无阻”的诚信力量,想想浑身就涌动一股写好作品的精神暖流。

从前年开始,欧阳娟与江苏文艺出版社策划合作推出了《民国沉香女人》系列和《各界名人的最后三十年》系列丛书。讲学结束时,她诚恳地向有兴趣的文友们约稿,并耐心地回答新余作家的文学提问。

晚上小聚时,文联原主席李前提议大家表演节目助兴。不爱张扬的欧阳娟一再推让,最终架不住时还是唱起了杨钰莹的一首甜歌。由于教书时搞坏了嗓子,她的歌声显得相当轻柔,当我哼哼唧唧意欲伴唱增声时,她用手示意我大声一起唱,一点也没有责怪我插嘴搅局的讨嫌。当讲学报道见报后,她说看到消息非常开心,并在她的朋友圈发布报道,说新余日报发布本人讲座消息,有幸成为新余文学讲坛首讲嘉宾并祝系列讲座活动越办越好。这些天,她的微信全是关于新余讲学的,她感慨“想不到在文学已然边缘化的今天,新余有那么多真爱文学的朋友”。

欧阳娟“累并快乐着”“砖头鸡蛋白菜叶都尽管扔过来”的讲学,一点也没有知名作家惯有的无所谓感、趾高气扬的优越感和排外感。这让新余广大文学爱好者在收获写作经验的同时收获一份真诚的感动。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