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心作画 以梦为马 ——访中国当代著名画家陈伯程

2016年12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记者 莫宇龙

艺术简介

陈伯程,江西新余人。中国著名画家,中国当代山水画“百强画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化部中国群文协会书画家学会副主席,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工美专委会专家成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享受政府津贴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清华大学美院高研班导师,中央电视台签约画家。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家重要展览,多次出国作品展。前后荣获国家银奖、荣誉奖、佳作奖、书画大赛金奖、特别奖;另有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达卡)艺术大奖,印度“东方艺术展”一等奖等国际奖项。先后在山东、广东、甘肃、福建、台北、河南、河北、浙江、江苏等地举办个展。2004年5月参加“中国书画名家代表团”并担任副团长访问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2011 年8月出任中国书画家代表团副团长,参展在台北举办的“国际艺术博览会”。其名录入编中外几十部大型辞书和专集。长春出版其“传记”文稿。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网、人民网等新闻媒体多次宣传。书画齐臻,画风独特,备受各界人士青睐。政界要员、文化名人、艺术馆堂、收藏行家、以及中央领导人都争相收藏其作品。建有陈伯程艺术馆。

陈伯程画作《灵秀枣木山》

他的画曾获国家级奖项并多次入选国家重要展览,如今山水画作《灵秀枣木山》原作原寸镌刻陈列在北京新长城上;他的画曾为庆祝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在《人民日报》以特版形式以四整版的篇幅推出,也曾三次亮相中央电视台,山东、广东、甘肃、福建、台北、河南、河北、浙江、江苏、江西等地媒体;他的画曾漂洋过海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有的印成邮票册、纪念封、明信片,有的作为政府厚礼赠送国际友人;他的画也曾被义卖帮助我市、九江、山西、广东等全国各地需要帮助的人们。他就是中国当代著名画家陈伯程。

“中国山水画是世界上最心灵化的艺术,笔墨虽出于手,实根于心,‘心源’才是创作精品的根本所在。以心作画。每一幅画都是道道难忘的人生景致。”12月初,陈伯程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天赋异秉,一时被称小神童

陈伯程,1943年出生于我市渝水区下村镇江东墟的一个旧知识分子家庭,家学渊源,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出生于小墟镇,从小与青山秀水为伴,酷爱书画,在读小学时,他就常在木块上刻画图案。他10多岁即在报刊上发表绘画作品,且小小年纪即以少年画家身份出席江西省第一届文代会,是大会唯一戴着红领巾的代表,一时被群众誉为“小神童”。

因家境贫寒,陈伯程很早就辍学了,直至而立之年才有机会在杭州浙江美院深造。凭借着对家乡的热爱,陈伯程从生活中积累素材,从传统技法中吸取营养,创作出大量独具艺术魅力的木刻作品和版画。他的版画和漆画作品以农村生活为题材,不断见诸于各类报刊,入选省级以上展览,先后13次获得省级或全国性大奖。

“画作中常有故乡的影子和原型。我常常梦游于故乡的锦绣画面里。”陈伯程怀着感恩之情回忆起小时候故乡的模样:一条小江穿街而过,两座石质桥拱,各分东西,可谓山环水绕,曲径通幽,坐落有致的店坊民居组成小街,迎来送往当墟的乡民,这般景致,有如一幅典型的风俗画卷。他的祖籍地千秋岭村,村后有个山叫尖山,尖山上面有个香火旺盛的小庙,村旁还有个大庙,庙宇对面还有个古戏台,村里有祠堂,这是村里红白喜事,聚众议事,怀先祭祖等重大活动的公共场所。有牛拉碾米坊、油诈坊、油茶树、柿子树,鸡鸭成群,小狗追耍,又是一副祥和乡村图。

故乡的青山秀水滋养了他,故乡的人文风土感染了他,还有一位故乡的大师激励着他,那就是著名国画大师傅抱石。1963年,他在南京拜访傅抱石,在傅老的画室聆听他的教诲,使他对绘画艺术更加痴迷。“傅抱石先生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抱石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在艺术研习的道路上不断进取,争取有更多的好作品问世。”上世纪80年代初,他专注于画山水画,道出对大自然的向往和追求。上世纪90年代初,他的山水画创作渐入佳境,一进入新世纪,作品不断摘取大奖。

近几年,陈氏画作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海内外有几十种报刊杂志以他做封面人物。

德艺双馨,义卖书画助慈善

陈伯程德艺双馨妇孺皆知。本报曾有报道记载,2013年7月7日,义工之家志愿者协会“牵手成长,与你同行”新余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上,陈伯程山水画作《灵秀枣木山》拍卖筹集10万元人民币和书法作品8000元人民币善款为新余贫困学子送去了温暖。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2008年3月26日,《浔阳晚报》也曾报道3月25日陈伯程在九江举办国画慈善展活动。在承担画展所需费用外,画展向九江市慈善总会捐赠创始基金50万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据悉,早年陈伯程应朋友的邀请来到西安。为了支持当地秦腔的发展,陈伯程捐献了一幅自己精心创作的国画作品,拍得5万元人民币,款项全部捐献给了当地的发展秦腔基金会。此后,类似的事情在陈伯程的生活中早已习以为常。

“我是一个没有走向市场的画家,没有退休之前无论是大大小小的行政事务还是自己的书画创作,两头都得兼顾,基本上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搞个人宣传推广。”陈伯程坦言,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业余画家,直到退休,才多有些时间天天画画。

陈伯程说话总是带着笑容,和颜悦色,也和蔼可亲。“退休之后,我才开始走出新余。”陈伯程幽默地说,周游各地的这些年,感觉自身的责任越来越大,一直想为社会做点什么,他觉得别人可以捐钱捐物他可以捐画,也算是为社会公益事业尽点绵薄之力。

“如痴如醉于绘画艺术中,可谓醉里乾坤大,画中日月长,长到几十载,耕笔濡墨,浸淫书画,在这条漫长而艰辛习书学画的道路上默默跋涉了数十个春秋。书画成了我最大的爱好和毕生的追求,也是终身职业。”陈伯程早已功成名就,多少高官巨贾为求一纸水墨争相交好,但他的心,犹如他的画一样纯净,一直保持着平和淡泊。如今,他已年过七旬,双目染疾,但仍格外珍惜时间,争分夺秒,坚持创作。此外,他还应聘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高研班担任导师,为祖国培养一批热爱绘画的人才。高研班聘配了几位助教,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弟子经常前往北京授课,乐此不疲。

采访期间,记者还陪着陈老来到位于仙女湖畔的“陈伯程艺术馆”,里面陈列着陈老的精品力作。陈伯程告诉记者,他非常感谢市、区领导对文化事业的关心和支持,新余不愧是抱石故里、仙圣胜地。

寄情山水,风格独特创新法

欣赏陈氏山水画,你会有一种超凡脱俗,心明气定,物我相忘的感觉。写意山水大气磅礴、灵动有趣,每一处山林水石似乎都能言语,有风吹过的簌簌声、有水落下的咚咚声,还有无数笔墨在眼前翻滚的即视感……如果你足够细心,在看过陈伯程的画集之后,你会发现,他的每一幅山水画作都盖有一方“寄情山水”的闲章,让人印象深刻、无法忘怀。

为了开阔视野,陈伯程曾利用一切可能机会跻攀祖国名山,畅游神州大川,歇逗在民居、草堂前,从大自然中汲取无尽的养分,对大自然有着刻骨铭心的依恋和恢弘壮观的独特感受,他以宏观探道,微观探真去感悟大自然的壮美与灵秀,去追逐那青山碧水的风骨和神韵。凭着对生活的敏感和积累,滋润着胸襟,丰富画材,提炼意境,写生不止,不断激发他创作灵感,用心去画他心爱的山水画。“大山教我画山水,大山带我进入艺术殿堂。”陈伯程说,从景致到画面,他选择森林茂密的南方山体,形而简约的奔泉,古老神奇的民居,灵动飘逸的树丛,木石小桥和田园篱笆以及依山傍水的构图,以自我的视角,用纯净的笔墨在水与墨的交融中描绘着这淡泊宁静,清新俊逸的自然境致,精心塑造出一幅幅简约、超逸、疏朗、儒雅的山水画作。

陈伯程的老朋友胡秉义告诉记者,陈老在作画时,只见他在纸上挥毫拨墨,所见之处都是或深或浅的墨汁,无法甄别到底先生所作何物,但是等画作完成之后,那份灵动跃然纸上才被眼睛所感知,再远观细看才欣赏到先生的谋篇布局之美。“书画同源,深厚的书法功力对于作画非常有益。”陈伯程跟记者聊起他作画的感悟,他说任何艺术都要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风格。

作为生活在一个多元化文化相互交融的时代,创作墨守成规就是退却,只有不断探索,去寻找新的表现形式,追求独特的艺术语言,才能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路。陈伯程不断研习,积极奋进,他学傅抱石的“皴法”,学黄宾虹的“中锋”用笔,学陆俨少的构图气势,将几位大师的精粹汲养过来,又将版画、漆画、水彩、水粉,以及民间绘画等诸多艺术融汇一体,以南方山水为题材,融合传统法度进行凝练,探索出既属于自己的表现语言又张扬时代精神的绘画形式。

“从立意到布局,运用书法(狂草)走笔,行云流水,写出山体结构,处处用笔,笔笔中锋,一笔始终,一笔生万笔,有连有断,神贯气连,浑然一体。所表现出来的山体肌理又像树丛,又似山石。一经狂写之后,再补笔添墨,皴擦点染,力透纸背,逐现美妙境界;我画树也是狂写行笔,有的形如‘拉丁舞’舞姿,有的像狂风劲吹的草木;我画屋宇村舍,综合了云贵、湘西和赣南的老屋造型,重新设计画出这些神奇、古老的民居群。”陈伯程的画并非静止,而在动态中富有一番绝妙全新境界。傅抱石之子傅二石曾看过他的画后说:你的画画到这种境界实在难得,如果我父亲在世也一定会高兴的。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