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构山水写大千——走进张浔军的美术世界

2016年07月1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 习根珠

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上溯远古先贤,下观来者后士,大千之山与水,无不入诗入文入画,此乃历代文人雅士之所好,更是丹青妙手之所倚。

然而,“仙山非雾非烟,翠微缥缈楼台亚。江芜海树,晴光雨色,天开图画。两岸潮平,六桥烟霁,晚钩帘挂。白玄晖去后,云情雪意,丹青手,应难写。“宋时周密的这阙词,将大千山水景致,描写得可谓诗情画意,又淋漓尽致! 可是,这位史上的周老先生,最后却还是不无感慨: “ 丹青手,应难写。”

是的,山水有形,丹青难写。纵观历代丹青高手,画尽天下山水奇,又有几人敢称王? 诚所谓,画山画水易,穷尽内涵难。我想,这个“难”字,当是难在其神、其韵、其意了。但易也好难也罢,大千山水之万象,之于历代画家来说,却始终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诱惑。

同样,这样的一种让人“吸毒上瘾“般的诱惑,当然也毫无例外地吸引着我所熟悉的一位青年画家。他,便是在艺术的道路上,渐行渐进一路走来的张浔军。

这是一位外貌俊朗的才子,这是一位沉浸在山水间的丹青者。然而,我对于他的关注,不是因为如今他是一位知名的青年画家,而是缘于其低调沉稳和宽怀大度的人品。譬如,一次酒酣之际,曾倾杯淋其衣裆,他却能悦颜笑对、不愠不怒。那时我便认定:浔军也,君子可交! 于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其人其艺便一直不曾离开我的视线。我敢肯定地说,视线内的张浔军,他的心路历程和艺术历程,一并在成长着、积累着、丰富着、充实着和延伸着。

如今,翻开张浔军的个人档案,他的艺术简历是如此的清晰和鲜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工笔学会常务理事、二级美术师; 江西省新余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北京凤凰岭画院、北京香山画院、北京伯通书画院和山东青州魏仕集团画院等签约画家……

也许,在此列出张浔军头上一长串“头衔”, 未免显得评家论艺的俗道,甚至难免让人感到有吹捧之嫌,同时对张浔军本人来说,也许没有太大的意义。但至少,我可资以对其艺术历程和艺术背景,进行一种大概的诠注。何况,他艺术上的实践与收获,足以胜过其头衔的光芒。譬如作品多次入展全国和省级美展并获奖;譬如结集出版个人画集;譬如“一道艺社” 对他作品的隆重推介……凡此等等。

事实上,张浔军在他的美术世界里,始终是沉静而不事喧哗的。他游走于山水之间,笔耕于画室之中,在寂寞中“打基础”, 在沉静中练画技。他知道山水画之难,难在其神韵、笔法和思想内涵,也难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与突破。为此,他从传统中汲取营养,在实景中研读美学,虚心拜师学艺,以弟子的身份师从龙瑞、仁量、郑宇、刘德水等名家潜心问道。他至今保持一种“日课”的习惯,日复一日,朝暮伏案,以陶醉的灵魂,徜徉在他的美术世界。

诚然,之于美术之于画技,我难免言之外行。但美术作为一种可视性艺术,我个人的好恶和直观感受还是有的。尽管,张浔军对自已的作品及其风格,很少有文字或口述上的自评解释,这说明他深谙“ 让作品说话” 的道理。而这,正是一位优秀画家所具有的品性,也是张浔军的聪明之处。因为只有如此,受众和评家才可能有审视的空间,以发表自已的直观感受和技术上的评判,而画家本人则可以从中获得有益的启示,继而不断弥补作品的某些不足,以及修正艺术突破的方向。

谈及张浔军绘画作品的艺术性和价值性,首先是值得欣赏和肯定的。尽管他的作品技法不同、风格迥异,但总体追求的是一种古风遗韵,且介于工笔与写意之间。

他喜欢用缜密的线条构图,有时又用疏朗的简笔来写景,在设色上讲究古雅,并注重装饰性,背景和树木用笔素柔,唯园林、奇石等以青绿染之,与云水、人物相呼应,让画面雅丽而鲜亮。此乃将文人画派水墨用笔,触入典型设色,形成一种带有装饰性的文人山水,呈现出一种清新雅丽的画风。

他的咫尺小品,以小见大纳山水厚重,却又追求一种雅逸、疏简的精神风貌,在用笔设色上采用小写意,与淡墨淡彩甚至单色渲染的方式,注入一种恬静淡泊、寄情“沧洲”的意境和氛围,给人以一种闲情怡爽的美感。

尽管张浔军创作的大画不是很多,但从我看过他的几幅作品来看,却依然不失为佳构精制。这些大画作品,大都奇岩异峰气势高严,在构图上则势呈三格: 上为雄峰叠嶂,逶迆起伏,变幻多姿; 中为一瀑飞泻,紫烟缭绕,古木森然,郁郁葱葱;下则屋宇楼阁、小桥茅亭,若隐若现。

我想,这种远近扶疏、参差掩映,转移模写与位置经营的驾构,可见张浔军的笔墨技巧与绘画能力。

毋庸置疑,张浔军是一位优秀的青年画家,但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他是不会停下脚步的。事实上,他还有进一步提升和发展的空间,倘若在作品创作中,胆子更大一些,视野和气势更开阔些,并在写意上逐步摒弃工笔的影子,使之线条与图构更加简洁爽利,抑或说师古而不泥古,让自已的思想在笔墨中有所寄寓,从而给人以更多的想象空间,则势必带来更新的美感和更强的视觉冲击。

我不知道我的上述观点是否切合实际,我只是在此亮出我的浅陋之见,以求教于方家并供浔军本人参考,何况在浔军面前,我是可以直抒己见的。但无论如何,清雅秀逸,冰清脱俗,怡情闲暇,游目骋怀,却是我走进张浔军美术世界里,所得到的美好印象。

张浔军作品。

[责任编辑:无语]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