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到来绿满窗

2012年04月20日 来源: 新余日报 作者:李佩文

一直以为,一个人的居住环境,对于他的心情、脾气乃至性格的养成不无关系。一个长期生活在文化艺术之乡的人,其身上一定沾染丝丝儒雅的文人气息;身处商业时代的市民,他的灵魂中都有一半儿像商人;背街小巷里的小市民,总也脱不了计较和短视。

临江靠海的景观洋房,依山傍水的独门别墅,自是人们心向往之的惬意人居,只是这样的居住不为多数人所拥有。我曾抱怨工作生活在一个钢铁城市,而居地小区居然还有一个不大不小、凌晨工作的工厂。但是,这个城市又是全国唯一的新能源科技城,一个工业城、科技城与国家级森林城、园林城、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同一块招牌,这就有些不一样了。而我的居住地,前有公园,后有菜场,学校、银行、宾馆、超市、画院、影剧院等“品种齐全”且陈列四周,还有一条由香樟搭成“彩虹门”状名叫竹山路的街道。

我无意炫耀居住地的优越和便利,我想勾画的是绿窗的舒适和惬意。

客厅的窗外是六棵高大挺拔、昂扬向上的杨树。我不知道它的科属和派系,我愿意把它叫做“钻天杨”,因为它生长迅猛、树冠高扬、探索向天。我想杨树不如叫扬树。我盼着它快快长高,它就真的拔节向上,树梢从三楼、四楼攀长到五楼、六楼,主干比祠堂的大柱子还粗,而这只有八九年的光景。三四月,光秃秃的枝枝桠桠长出了鼓鼓尖尖的叶苞,鸟儿的鸣叫开始变得青翠起来。随着夏天的到来,树叶日见葱茏。千片万片的叶儿把几棵大树变得丰满和充盈起来,至盛夏,叶片阔大无比了,终至枝繁叶茂,浓荫蔽日,俨然蔚成了一丛森林,成了鸟儿的天堂,也庇护着一座粉红色的幼儿园。我坐在背窗的沙发上,看到映在电视机屏幕上的一扇绿窗,树叶随风摇曳、沙沙作响,而室内窗帘也是花草图案的,真个一帘绿梦、诗情画意般的享受了。

每天清晨,我都是在鸟儿脆亮的鸣叫声中醒来的,在幼儿园小朋友的叫喊声和小广播声中醒来的,这真是一种免费、舒适的幸福叫醒。“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明天明天这歌声飞遍海角天涯/明天明天这微笑将是遍野春花”贯听这样的鸟声歌声,人仿佛回到了如诗童贞年代,浮躁之心顿化为清澈泉水,灵感随之涌出。

阳台却给我一种俯角,而餐厅窗台同时给我一种远眺。绿化带里的一排香樟已长到二三层楼高了,枝叶交替重叠,从阳台上俯看下去就像一篷森林,春天的新叶娇嫩得让人生怜,一些叶片不时被风雨翻身。绿化带的尾端是棵高大的天然老樟,父辈般领着一群孩子似的人工栽种香樟在成长。餐厅窗台外有三棵大香樟,其中一棵老香樟看上去总是长不高,经年保持着同一高度,可能是主干被折了。细心的人会发现樟树春天现秋景。樟树冬天不掉叶,到清明时节,老叶变红,经微风一吹,哗啦啦飘飘洒洒落下来,然后是春风扫落叶,落叶追着汽车跑,成为春天里一道别样的景观。新老交替一完成,花纽头就长出来了,四月底五月初就花香四溢了。香樟花很小,花瓣片六,三朵共一个短花杯,再过一段时间就会结出紫黑色的果子。还记得小时候用樟子塞在竹筒里弹人,把人家的额头打出一个小包包。而一棵孤高的山茶树,大朵大朵凝重厚实的红花从隆冬径直开到仲春,开得令人怦然心跳,一朵朵温馨着冬春。站在窗台,我俯看花圃中的竹林,竹梢一篷篷细密的竹叶顶礼膜拜似的一律躬身弯腰,缺少阳光钙质的竹子结出的笋子却齐唰唰一下长得老高。站在窗台,眺望不远处的毓秀山国家森林公园,蜿蜒连绵、平滑起伏的山脊连成阔幅而迷蒙的青黛色剪影,让我的思绪飞得邈远。只是刚刚竖起的两幢双子塔似的摩天大楼渐渐遮断了我的望眼。

伫立窗前,看树看花,看云看霞,看月看星,看朝阳升起夕阳西下,看得我激情澎湃,看得我神清气定。伫立窗前,看春风中叶儿们的欢唱,看暴雨中树枝的摇晃,看树叶簇拥、树枝挺拔的蓬勃力量,看树叶飘黄的岁月沧桑,看枯枝寒鸦的凄楚寂寥,看得我浮想联翩,看得我胸阔襟远。伫立窗前,消沉情绪会不断冲减,积极精神会得到迸发。伫立窗前观望已成为我的一种生活姿式,多年未改变。

文人雅士追求诗意的栖居,而我的居室三面环绿,可谓人居图画。然大绿还得小绿配,外绿还得内绿配。不是养花人,但有一颗花草心。三枝富贵竹养了三年,花瓶里长满纠结缠绕的根系。水仙花年年必养,年前买来三棵球,正月十五前后就次第开放了,清香诱人。两盆新泥没放几天即冒出了星星芽芽,原来是白菜籽发芽了,索性让它自由长,金灿灿的菜花开过后现在开始结籽了。忽发奇想,把发了芽的大蒜籽栽成了观赏性盆景,长出的青青蒜苗终是舍不得吃。两盆君子兰年年长出对称的厚厚叶片,有一年还开出了一朵硕大的喇叭状大红花,红艳欲滴,让我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卧室里的一盆吊兰,不像窗台上那盆下垂着长成吊球,而是两年内不断长出绿油油的青白相间的叶片,娇嫩得总想去抚摸。我发现,小小花盆,盆移景变,适时变换着花盆在居室的位置,也能产生不同的观赏效果和不同的心情。

为了地位和名利,现代人绞尽脑汁,奔波操劳,明争暗斗,心田易于干涸、沙化和硬化,快乐、宁静所剩无几。我始终相信,要想一辈子快乐,终将要与植物为伍、与植物对话、与植物交流,绿色植物可以把人心滋养成一片快意绿洲。吸纳天地之精气的植物,汇聚太阳光辉的植物,总给人带来生机、活力和希望的绿色。绿荫给酷暑带来清凉,树草风雨后带来神清气爽,枝繁叶茂催人奋发,花香草香馈赠甜蜜温馨。有时我真佩服北大教师王青松张梅夫妇遁入深山隐居做现代隐士的勇气和胆量,有时也羡慕大森林中自由自在的鸟儿永在树间雀跃、飞翔、爱恋和歌唱。转念又想,做隐士或小鸟脱离了人间喧嚣,然脱则脱矣,却因少了人间烟火气,未免冷清、孤寂、出世。还是回归现实的丛林,觅一处宜人一如宜鸟之居罢。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